「這是神僧之怒。鳩摩羅什就是要讓秦國大軍知道,他雖束手就擒,但憑他的法力,要消滅這支軍隊可說輕而易舉。

「待塵埃落定,佛兒央察魯在眾人扶持下,來到囚車之前,他怒視厲聲道:『我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會使什麼妖法,我發誓一定將這座城燒毀,殺他個片甲不留!』僧人見他冥頑,便注視著他的雙眼,雙手結印,捧舉至眉前,這時城池又再凌空飄浮,只不過這回它升得又更高,而且橫移至整支隊伍的上方,籠罩著這支令西域人聞之喪膽的鬼之勁旅,只是這回這支勁旅完全沒勁力,七萬大軍,全數跪地哭號,他們知道,只要神僧再一個指令,所有人都將被壓在整座城下,屍骨無存。

「佛兒央察魯面如死灰,僧人問他:『你信我是鳩摩羅什嗎?』他勉強點頭。『尊駕奉命邀我回貴國,我這就隨尊駕回去好嗎?』他再點頭。鳩摩羅什解開手印,城池飄離軍旅,回至原處,依然離地七尺。

「秦國大軍就此拖著兩萬隻駱駝的寶物,以及一輛囚車、一名僧人,凱旋而歸,一路上如喪家之犬般,失魂落魄,一點都不似一支侵略如火的雄師,也沒有半點勝利的感覺。(待續)

#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