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我眼前迷漫一陣黑霧,卻嗅聞不到任何燃燒的氣味,和尚首先感覺到危險,站起身來高喊:「好了好了別再說了,你們到底要我幫什麼忙你們就直說吧!」

看來,這群人的魔法即將失效,這順手之便,其實也不過一眨眼的時間,真正要將須彌山與他的三條狗、一把劍擄走的背後黑手,不可能就這樣放走到手的肥肉。

只是到現在我沒搞懂,這些人是怎樣辦到這樣的事,以及,這群人,又是如何順這樣的便。

「無所住,生其心。」

「什麼?」

「無所住,生其心。」公主臉上仍掛著淚痕,卻念咒一般說著同一句話,「不用刻意,不必放在心上,但也放在心上,你就會知道怎麼做了,我們的目的,也就是把事情告訴您,剩下的就靠您了,該怎麼做,我們也不知道,自然也就無法告訴您。」

「啥?」

公主淺淺一笑,頓時周邊的黑霧更濃,老者變出一只皮囊,雙手由上而下一抖,溘然變成一道門,兩位高壯的僧人先行走入,老者催促公主快走,公主反倒走向須彌山,執起他的雙手,「有勞了。」她吻了他的脣,羽衣幻化為白色,瞬間閃進皮囊之中,一雙綠眼始終注視著須彌山。

老者趨前作揖道別,「也不是什麼都別做,記住,別讓那把劍靠近國師,也別讓國師靠近任何女人,老太婆都不行,萬事拜託了。」言罷,老者也鑽進了皮囊。

四周幾乎到了看不到的地步,卻有一道聲音湊近他身畔,「知道你的為人,呵呵,別擔心,不會教你做白工的,這是你的酬勞,鳩羅摩什親自編寫的咒典第一冊,裡面有一萬句咒語,憑你慧根,別說移山倒海、穿越時空,要活兩千年都不是難事,事成,國師會親自把另一冊給你,事不成,這本算你賺到。」

欽達爾波提萬臉貼著和尚的臉:「有點良心啊,拿人好處,就要辦事。」說完便消失。好一個奸滑商人。須彌山怒氣還來不及發,又是一陣天旋地轉。

(待續)

#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