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亞洲行原有3大目標,第一是加強國際決心逼北韓放棄發展核武;其次是推廣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第三是通過公平對等的貿易與經濟行為,促進美國的繁榮。但是,川普強調「美國優先」的安全與經貿政策,已令亞太國家不安,宣揚遏制中國的「印太戰略」還碰到軟釘。《紐約時報》認為川普已將全球領導權讓給中國。

習川會雖見證雙方企業家們簽署2535億美元經貿、科技、農業、能源合作協議與備忘錄,但《金融時報》認為,在經貿問題上美國抱怨的貿易逆差、不平衡、不公平貿易等結構性問題將很難改善。中國正致力於解決中美貿易逆差等問題,只是進展速度無法像川普所希望的那麼快,因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失衡,主要受制於美國產業結構調整程度與速度,短時間內很難解決。

中國是美國的「印太戰略」博弈對手,拉緊日本、印度與澳洲等國將是美國重點工作。不過,在APEC峰會上,川普強調「印太地區」各國應與美國進行雙邊經貿談判,解決貿易失衡問題,並發展公平互惠的印太經貿夥伴關係。接著川普在菲律賓「東亞峰會」演講,除強調「美國優先」、公平貿易與發展「印太戰略」外,還在南海議題上著墨,要求各國尊重自由航行權,同時美國也有興趣扮演爭議調解與仲裁角色。

不過,美國國務院與國防部都面臨預算不穩定難題,現有國際影響力與軍力維持每況愈下。川普要求日、韓、澳洲、印度、東協等國,在國防安全領域堅定站在美國這一邊,已經讓這些國家備感壓力。

同時,川普政府還要求亞太盟國分擔安全成本,又提出貿易保護主義,要求減少對美國貿易順差,已經引發不滿與反彈。APEC領袖共同宣言雖然把川普要求的制止不公平貿易列入,但經貿部長共同聲明則不顧美國反對,仍堅持要推動貿易自由化並反對經貿保護主議。

目前,多數亞太國家對川普政府的穩定與可信度有疑慮;何況美、日兩國本身對中國的政策立場也還未底定。因此,印度、澳大利亞等國認為,若站在美、日兩國這邊跟中國對抗未必有利,南韓更是直接表明無意願參加「印太戰略」。

習近平運用「習川會」確立中美兩國平等關係,並在APEC峰會推廣受歡迎的「亞太自由貿易區」;反觀川普強調「美國優先」經貿保護主義,讓亞太國家普遍憂心美國將走向衰退。

川普此次亞洲行雖有意運用「印太戰略」新架構安定盟邦,但還是開口向日、韓兩國要求降低貿易赤字,擴大對美軍購以分擔安全成本。尤其川普不顧多數國家期望建構「亞太自由貿易區」的重大利益,反而在APEC與東亞峰會上,要求亞太國家不要再占美國的便宜,導致亞太國家認清美國在經濟、財政支撐資源不穩定狀況下,國際影響力與外交政策穩定度已明顯滑落,川普已無能量扭轉美中實力消長的新形勢。同時,美國在亞太地區也將從過去的主導者與施惠者,轉移到協調者甚至競爭者的位階。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穩定 #安全 #亞太國家 #印太戰略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