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結束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台灣各界高度關注,宋楚瑜雖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但終歸可以透過握手寒暄和公開發言,提升台灣曝光度,避免在國際舞台上失語。不過,後續一場同樣重要,甚至更具實質意義的國際多邊合作場合,台灣徹底無緣參與,那就是在馬尼拉舉行的東協峰會和東亞峰會。

相較APEC領導人會議的原則性、方向性和非正式性質,東協峰會和東亞峰會更傾向於商討具體的合作議題,大陸做為東協10+3的核心成員,扮演議題引領者的角色,與會的李克強總理在會議提出建構東亞經濟共同體的戰略目標及六項建議,供與會各國商議,包括貿易自由化、產能合作、基礎設施合作、金融合作、可持續發展以及人文交流等,這些都得到與會各國的認可,並共同發表成果文件。

這些議題同樣與台灣密切相關,而在台灣全力推進新南向政策的當下,上述合作領域本應成為台灣的主要舞台,但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這些合作都跟台灣無關,東亞的區域經濟整合也沒有台灣置喙的空間,在這種情況下,新南向政策的執行效果不言自明,台灣不僅不能分一杯羹,反而可能陷入徹底邊緣化的困境。

東亞融合一直慢於歐盟國家,但市場的力量已經要求加快這一進程,大陸推出一帶一路戰略之後,也有意識的對接區域內相關國家發展戰略,這次習近平訪問越南,重申一帶一路與兩廊一圈的對接,這些恰恰是台灣錯失的發展機遇。

#東協 #新南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