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中共十九大、川普亞洲行之後亞洲新局勢?台大政治系兼任教授楊永明指出,中、美兩大超強的「G2」體制明確展現;「亞洲區域」也已經形成,中國是軍事議題以外的主導大國;至於川普提出的「印太戰略」,學者認為目前僅止於外交詞彙與概念層次。

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18日舉辦「川普亞洲行之後的美中台關係及東亞局勢」座談會,楊永明表示,G2體制清楚展現,如川普到北京時,另一班飛機載滿美國大企業家一同前往北京,簽了不少大合約,這些企業家卻沒跟著去日本、韓國,可為一證。

另外,「亞洲區域」已經形成,楊永明指,中國是除了軍事議題該區域的主導大國;美國提出「印太區域」、中國因「一帶一路」把中亞牽進來。自此,從地緣爭議、雙邊到多邊,乃至北韓問題,中國已經是亞洲區域的主導大國,特別是在十九大召開後,習近平確認權力鞏固更為明顯。

至於川普此次亞洲行,淡江大學國際研究學院院長王高成指出,川普有兩項矛盾。第一、安全上著重與各國合作壓制北韓,但在經貿上又期望自己為主體,改善各國與美國的貿易逆差,但亞太多數國家還是期待走向全球化、自由化;第二、川普提出的「印太戰略」是遏制中國,跟想改善中美關係也形成矛盾。

在川普提出的「印太戰略」,淡江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大中則認為,美、日、印、澳並非新組合,「印太區」也不是新說法,但這些國家內部各受其政治環境干擾,加上沒有任何一方在經貿利益上能完全與中國切割;同時,「印太區」到目前僅止於外交詞彙與概念層次,尚無具體政策支柱,難窺「葫蘆裡賣什麼藥」。

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何思慎則認為,「印太戰略」中,印度是最大變數,它傳統上是不結盟國家,過去與俄羅斯較親近,印度武器系統都是用俄國的。對印度來講,若印度在邊境上受到中國的安全壓力,要在在外交上找槓桿的話,選擇俄羅斯機會大於美國,「中俄並不是天生一對」,未來中俄在傳統地緣政治的競爭關係會突出,目前美國想爭取印度,但印度在待價而沽。

#川普 #美國 #印太戰略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