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在川普總統「壯大美軍」思維下,通過高達7000億美元國防預算案。美軍參聯會主席鄧福德進一步表示,中國對美國安全威脅與日俱增,美國應在未來5年增加年度國防預算約3%至7%。美國防部亞太安全準助理部長薛瑞福也在國會任命聽證會指出,美國須正視中國戰略競爭者的現實,應推出強軍規畫,鞏固印太地區政經戰略優勢。

川普總統為維護美國全球戰略利益,不僅大幅提高國防預算,強化戰略核威懾能量、建置全球飛彈防禦網、提升網軍能量、增兵阿富汗,還推出「印太戰略」,並要求盟國增加軍費,以對抗中國力量的擴張。川普政府一手強軍,一手運用強勢雙邊主義推動經貿談判,逼迫盟國與對手國就範,這種軍事戰略與經貿利益掛勾的「經貿政策軍事化」算盤,已在川普亞洲行的公開演講中顯露無遺,算盤是否撥得動,恐怕並不樂觀。

中國的東風-41戰略核導彈已可突破美國防禦系統,並積極研發東風-ZF高超音速飛行器,建構快速精準戰略威懾能量。中國為應對美、日、澳、印度等四國結合為戰略夥伴新壓力,正運用其在印太地緣優勢,發展針對美國遠征軍戰力的先進武器,並在印度洋的瓜達爾港、孟加拉灣的吉大港、地中海的吉布地與西非的聖多美設置軍事基地,將迫使美軍必須相應投資更多先進武器與駐軍以維持優勢。

美國強軍戰略規畫在印太地區增加能量,擴編海軍維持12艘航艦戰鬥群、全球重要戰略據點與航道駐軍,在歐、亞、中東部署飛彈防禦系統,提升與印太盟國聯合軍演質量,派出艦隊定期巡航南海等,以牽制中國「一帶一路」,鞏固美國地緣戰略優勢,做為推動強勢國際經貿政策後盾。

中美兩強軍事戰略針鋒相對,美國企圖拉攏其他國家與中國對抗,但多數亞太國家都不想成為美國遏制中國的馬前卒,也不願與中國敵對造成經貿利益的損失,而且對川普強推經貿保護主義更是反感。

尤其川普不顧多數國家期望建構「亞太自由貿易區」的重大利益,反而在APEC與東協峰會上,要求亞太國家不要再占美國便宜,亞太國家漸漸認清,美國將從過去的主導者轉移到競爭者的位階。這次《APEC領袖共同宣言》雖把川普要求制止不公平貿易列入,但《部長共同聲明》不顧美國代表反對,堅持推動貿易自由化並反對保護主議。印太地區國家已普遍對川普政權穩定與可信度有疑慮,認為跟中國對抗未必有利,南韓更直接表明無意願參加美國的「印太戰略」。

此刻中國反而應保持冷靜,反向發展合作共贏的國際戰略,倡導經貿自由化,反對保護主義,精進戰略性軍事威懾能量,以實際行動證明中國不會走霸權主義路線。

目前,中國已派出特使赴北韓協商,讓朝鮮半島核武飛彈危機降溫;中、日關係在APEC「習安會」,以及安倍有意恢復「中日韓峰會」下,露出緩和曙光;美國雖派遣艦隊定期巡航南海,對中國的島礁軍事化採取強硬動作,但南海周邊國家普遍希望與中國合作完成「南海行為準則」,恐讓美國企圖拉攏日本、澳洲、印度,形成圍堵中國聯盟,直接牽制中國從南海經印度洋到地中海的「珍珠鏈」能源運輸線布局落空。

習近平曾強調太平洋夠寬,容得下所有亞太國家共存共榮,並主動維持與美國、俄羅斯及發達國家合作關係,避免形成與美國直接對抗格局;同時,明確表示中國發展戰略威懾能量,是為降低外來軍事侵略風險;此外,中國積極布局「一帶一路」建設,加快推進多、雙邊自由貿易區合作,並從「大國心態」向「強國心態」轉變,主動參與國際經貿治理體系改革,是為讓中國成為國際多邊合作主義貢獻者。

因應美國新強軍戰略,中國大可運用經貿與金融資源影響力,在印太發展多邊經貿與安全合作論壇,以「四兩撥千斤」方式爭取亞太國家與中國合作,並與美國維持健康競合關係,不但可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更能帶領中國走上繁榮之路。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