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壇用「刀刀見骨」形容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首場電視辯論會上,5人看似克制,但言辭交鋒過程仍暗藏機鋒,自我行銷軟性訴求外,又不時可見棉裡針,或突出殺著,雖非刀刀見骨,但印證了選情確實激烈非傳言。

全國矚目的慶富案不意外地成為必考題,連日來遭影射抹黑的劉世芳正面迎戰,指慶富是高雄的龍頭產業之一,藍綠都認識陳慶男,且陳也是她淡江大學學長,曾邀陳參加募款餐會,但全程也邀地檢署蒐證。

她強調,清廉是政治工作者最基本要求,沒有家人涉及貪瀆弊案,以後也不會,政治獻金一切依法公開透明,禁得起考驗。

劉也以台灣政壇最常發生弊端的土地重劃問題,指花媽團隊堅持公辦重劃,把漲價利益歸公,未來她也會如此做。

被外界看好的陳其邁,雖全程採守勢,仍因樹大招風,成為對手公敵。他以為了大湖農地案被檢方叫去罰站2小時,凸顯對土地正義的追求,強調不受人情、選舉、關說的影響,要有健康的政商關係保持距離,更不可能因少數人利益而有政商關係勾結。

趙天麟一路追陳其邁首都南遷政見,指前立委王世雄、羅志明多年前就曾喊出首都南遷,頗有揶揄陳是拾人牙慧。

而陳以遇見一個想返鄉工作的年輕人,與一位僅有單程車票到高雄打拚的歐吉桑的軟性故事要串起政見主軸的梗,更在結論時,遭趙天麟冷不防酸了一頓。

趙以2人在18日分別舉辦活動,市民好奇問怎麼2人說的好像都一樣?趙說「可能與陳其邁都遇到同一位年輕人」,因辯論終結,陳百口莫辨,挨了一記悶棍。

3女性參選人也分別打溫情牌,劉世芳更是首度在公開場合自我揭露有「單親媽媽、職業婦女、原住民媽媽」的多重身分。

管媽則說出鮮為人知父親曾長年失業,直到她讀高中時才找到工作,強調自己弱勢出身也最瞭解弱勢;連選尪也不嫁有錢人,而是選擇價值與理想。林岱樺則說,自己是道地高雄囝仔,只能拿存款來選舉,呼籲對手不違法募款、不辦大型造勢活動、公布競選細目。

#趙天麟 #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