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是國家公權力的象徵,法官應以同理心體會第一線員警執法的危險及辛勞。圖為反服貿學生衝入行政院辦公室內,與駐衛警發生嚴重推擠的畫面。(本報資料照片)
警察是國家公權力的象徵,法官應以同理心體會第一線員警執法的危險及辛勞。圖為反服貿學生衝入行政院辦公室內,與駐衛警發生嚴重推擠的畫面。(本報資料照片)

「不只6成吧!」針對本報民調結果,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說,警察是國家公權力象徵,在用人時對他們畢恭畢敬,出事卻要警方一肩扛下「期之如聖賢、棄之如敝屣」,司法若無法做為警察後盾,警方在執法關頭猶豫,損失的還是全民。

辦案SOP 不是聖經

曾任警政署長的侯友宜指出,警方作為司法最基層的單位,就像人體的手腳,而檢察官、司法官就像是腦袋和心臟,彼此互相牽連,手腳偶爾犯錯,若非故意,就該寬容對待,而不是出事就惡意打壓。

「SOP不是聖經」侯友宜說,犯罪現場千變萬化,怎麼用槍在短短幾秒內要決定,事後卻用簡單幾句話的準則去檢驗第一線同仁,對他們並不公平;他建議司法人員應跟著第一線執勤人員到現場,才能了解員警無奈。

侯友宜說,很多案子都是警方跟檢察官合作偵辦,很多時候案件起訴、一審有罪、二審有罪,最後逆轉無罪時,卻反責怪基層員警蒐證沒做好「好的都被別人拿走、壞的都讓基層來擔」。

恐龍法官 打擊士氣

他無奈地表示,台灣警察長期遭受的對待就是「期之如聖賢、驅之如牛馬、防之如盜賊、棄之如敝屣」,需要警察時畢恭畢敬,不需要時就像破草鞋般丟棄,別讓台灣的警察在執法關鍵時刻還要猶豫不決,支持勇於行使職權的警察同仁,才有安全的生活、安全的城市、安全的國家。

侯友宜強調,當然警察執法的標準是公平中立的,警察第一線執法要有一致性,也不能受政治影響。

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葉毓蘭則以最近引發熱議的酒駕判決,表示警察再怎麼拚命抓酒駕還是沒用,問題就出在「恐龍法官」。

對於警察執法,葉毓蘭引保二刑大大隊長李泱輯2001年在緝捕殺人通緝犯王相助時開槍被法院判刑為例,表示此案竟是援引1941年的判例,官司纏訟9年後,李判賠105萬元,最後是王嫌的債權人看不下去,將債權轉移後要李無須償還。「連小老百姓都比法官挺警察!」

葉再以太陽花為例,表示前行政院長林全撤告後,許多涉訟的警察至今還在跑法院;許多警察冒著生命危險破獲的毒品案,最後卻被法官交保或輕判;宜蘭酒駕者自撞身亡,警察被判國賠等,都嚴重打擊警方士氣,大嘆警察被法官「吃死死」。

#侯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