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例一休修法,蔡政府不僅引發勞工團體全面反彈抗爭,連黨內都吵成一團。坦白說,這種結果只能說是自找麻煩,或是說「自作孽」。

《勞基法》修訂在馬政府末期其實已完成,而且經過勞資雙方協商。但蔡政府上台後推翻前朝規畫,為了討好特定勞工團體,從「7天假」到一例一休,改了又出現窒礙難行或是負面影響過鉅,發現情況不對要改回去,結果引發勞工團體更大反彈。

如蔡政府能依照原規畫盡快通過,不要亂改,甚至在馬政府末期即支持其修法,現在應不致於要面對這樣的窘境。

類似情況其實不少。馬政府末期,兩岸貨貿協議已接近完成談判,如果當初綠營支持,讓貨貿盡快上路,今天就不用面對嚴重的經貿邊緣化問題。大陸占台灣出口的4成,有兩岸貨貿協議加持,確實能紓緩台灣邊緣化危機。

能源政策情況雷同。綠營對能源政策外行,非理性的反核,讓核四封存、已運作核電機組停止運作,結果讓國內供電吃緊,只能拚命增加火力發電,因此造成排放與汙染增加,引發地方民眾反彈,甚至影響到綠營縣市長的連任之路。

當年唱高調追求「零驗出」的反美牛、美豬,執政後不知該如何轉彎;為了反核把核能妖魔化,結果碰上日本政府施壓,要求開放福島地區的「核食」,又再陷尷尬境地;那些當年被綠營鼓動反核者,反過來大力反對開放核食。

一例一休當然有必要修改,因為其對勞資與經濟都產生負面衝擊,部分勞團以極端的連續工作天數攻擊修法,道理上說不過去。但綠營面對諸多地方行政紛爭問題時,可曾反省過自己當年不問是非對錯,又毫無專業地一味反對藍營政策的做法,其實正是今日嘗到苦果的因。

#一例一休 #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