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產價格泡沫在經濟學中並無明確定義,對「泡沫」一詞的解讀亦相當分歧。總體而言,我們認為資產泡沫具有以下四個特點:

泡沫最明顯的特點是資產價格高過於內在價值。因投資者對資產的內在價值看法不盡相同,界定價格是貴還是便宜並非易事。17世紀初的荷蘭鬱金香球根具有多少內在價值,至今仍是經濟學家們熱烈討論的話題。

泡沫的形成往往與新穎的投資標的有關。荷蘭鬱金香球根在當時被認為相當新奇且具異國情調;18世紀的運河建造、19世紀的鐵路鋪設、20世紀的收音機、20世紀末的網路股以及當前的加密貨幣也都相當新穎。同樣的,新穎的金融商品也會引起注意,,比如現金結算的鬱金香球根期貨。新穎事物令未來的基本面更難以預測,人們往往讓「這次會跟以前不一樣」的熱烈期待沖昏了頭,忽視了內在價值,忘卻歷史的教訓。

泡沫資產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實際回報需要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夠獲得驗證。如果投資者預期短期內就見得到回報,那麼,這個期望實現不實現很快就會揭曉。金融資產出售價格與現實世界的差距,導致不理性的情緒逐漸彌漫市場。投資者認為只要持有的時間夠長,終有一天會獲得豐厚的回報,因此,相關金融資產的價格也就水漲船高。

泡沫化的最後一項特點便是泡沫都會破裂,資產價格驟跌。這也一直是經濟學家關注的焦點之一。然而,對持有泡沫資產的投資者來說,泡沫破裂的明確徵兆總是來得太晚,令人措手不及。

金融資產泡沫經常是媒體爭相報導的熱門題材,但這對實體經濟意味著什麼?

簡而言之,泡沫將財富由資產購入方轉移至出售或看空的一方。財富被重新分配。

資產泡沫往往將大量投資者的財富轉移到少部份人手中。舉例而言,1929年美國股市泡沫的受害者便是普羅大眾,當時亦有少數人因及時出場而免受損失。如今,加密貨幣的買方人數多於「礦工」,意即挖掘開發加密貨幣的人;泡沫的最終破裂將使財富從大量輸家轉移到少數贏家手中,這使得社會財富更為集中。

在泡沫生成與破滅的過程中,財富的日益集中可能將改變市場的消費習慣。富裕人士所購買的商品與服務,與較不富裕的族群不同。而且,一般而言富裕人士的生活開支佔收入的比例要低於較不富裕的族群。

財富的重新分配使得少數贏家的消費能力提升,而輸家的資產則大幅縮水,這可能導致整個社會的消費支出降低。

隨著泡沫的破裂,泡沫資產的買家將經歷「負財富效應」(Negative Wealth Effect)。資產價值驟降使得這些人提高儲蓄,導致消費需求萎縮,而這將為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肇因於財富縮水,投資者產生行為經濟學中所謂的「損失趨避」(loss aversion)心理,這將進一步擴大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人們厭惡損失,且厭惡程度高於對獲利的偏好。這一行為是人類長久以來的本能,目的是為了避開危及生存的潛在威脅。研究顯示,人類厭惡損失的程度是偏好獲利的兩倍,正如遠古人類逃離劍齒虎的速度,是奔向食物速度的兩倍。即便泡沫破裂後買家損失金額與賣家獲益金額相當,但損失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更大。

親身經歷過泡沫爆裂的投資者,可能會變得愈發厭惡風險(risk averse)。避險情緒升溫對整個經濟體投資與創新的衝擊不容小覷,甚至可能進一步阻礙經濟增長。

隨著泡沫的不斷膨脹,原先投資於有效經濟活動的資金,紛紛湧入了無效的泡沫資產。由於泡沫資產價格高於其內在價值,投資於這些資產對經濟發展毫無幫助。這也意味著亟需資金流入的優質資產失去了發展壯大的機會,長期來看將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儘管泡沫破裂有助於重塑市場平衡,但避險情緒升溫也會阻礙投資和經濟增長。

泡沫破裂一定會對經濟帶來損害嗎?很有可能,但並非必然。倘若只有少數人受到波及,那麼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也較為有限。如果金融行業在泡沫大潮中能夠獨善其身,則衝擊可能更小。

政策決策者有足夠的能力抑制泡沫所造成的衝擊。荷蘭政府當時允許鬱金香球根期貨的最終持有者在支付一小部份合約價格之後終止合約,這減輕了財富轉移的巨大衝擊。美聯準會也於1987年有效緩解了股市崩盤的傷害。

顯然,泡沫現象不可能從金融市場完全得銷聲匿跡。第四次工業革命席捲全球,多項創新技術應運而生,而諸多可能引發泡沫的新穎事物也將隨之而來。投資者應留意泡沫資產的痕跡,並瞭解其可能對實體經濟造成的後果。

#投資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