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家本國銀行「家數剛剛好」、「這是非常好的產業結構」,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的國銀結構健康論,算是10多年來財金官員罕見、甚至僅見的論調。大部分的金管會或銀行局首長都同意銀行家數過多、規模過小、難以與國際金融機構競爭。

施俊吉認為因為競爭,所以政府或好客戶可以拿到較低的貸款利率,但各銀行又能找到利基,1年可賺4000到5000億元,所以市場健康。

但副院長可能沒注意到,賺4000到5000億元(其實本國銀行最多賺3200億元,5000億元的數字是銀行、保險與證券三業合計),可能是賣了TRF、連動債,賺了高佣金,近年又吐回去;也可能是在資本市場衝鋒陷陣,賺銀行不該賺的高風險錢。

就算銀行是靠本業賺到4000、5000億元,這是常態嗎?在沒有任何新的市場與客戶下,38家銀行如何家家都賺錢、年年創新高?不斷殺價競爭,利率殺到見骨、見血,還能獲利高成長,除非是台灣企業數暴增且有大量資金需求、人口持續成長、經濟大好,但這樣的景況,目前好像沒看到。

最近看到的是去國外設點,防制洗錢沒做好,就被美國罰個巨額罰款;資安沒顧好,駭客一偷就是15億元;挺個國艦國造也搞出100多億快200億元的呆帳損失,董事長搞掉好幾個,銀行哪裡好賺?曾有人直言銀行業「根本是賺賣白菜的錢,擔賣白粉的風險」,對照最近的情況,似乎更貼切。

客戶享受銀行殺價競爭、低利率的好處,但過去那些銀行退場時,是誰在喊痛,用納稅人的錢救銀行,不讓真正有能力的銀行強化實力,只是用嗎啡式的言語去安慰小而美的銀行,「不要擔心被併購」,小而美就不用國際接軌了嗎?就不用適用愈來愈嚴格的法規及設置更多的專責人員?

金融整併是「佛地魔」,只能去做不能直說,但要說沒有佛地魔,人間一片美好,當下一個金融大風浪打來時,該用什麼法術去拯救呢?

#銀行 #國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