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IS首都拉卡10月17日遭美國支持的北伊拉克庫德族敢死軍和敘利亞民主力量,經4個月激戰攻克後,伊斯蘭國大勢已去。近月來中東地區的各方逐鹿動作頻仍顯示,在即將到來的後IS時代,這塊具油源與戰略價值的大餅將被如何分食。以下是兩個觀察重點:

首先,沙烏地與伊朗爭區域霸權已白熱化。掌握實權且打破「兄終弟及」傳統,並富改革決心的年輕沙國王儲默罕穆德,對內為爭取民心掃除改革阻力,11月4日以反貪腐為名將200多位王子、大臣一網打盡,內患排除後的更大挑戰是來自伊朗的包圍。北邊伊朗合同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助其政府軍作戰,敘利亞則和俄羅斯一鼻孔出氣,已使阿賽德起死回生。

至於黎巴嫩,伊朗全力扶植什葉派真主黨坐大,以軍援火箭在2006年和以色列打成平手,如今該黨更成為黎國最大政黨和軍隊掌控者。相對北邊包圍的威脅,南邊鄰國葉門素受伊朗支持,和沙國交戰多時的葉門什葉派胡塞叛軍4日居然向沙國首都發射長程彈導飛彈,雖被成功攔截,但「南方真主黨」夢魘一夕成真。

沙國乃立即封鎖葉門對外海空交通,甚至阻絕食物及醫藥進口,恐傷及百萬。稍早前黎巴嫩總理哈里里在訪沙途中宣布辭去總理,亦聲稱深怕伊朗及真主黨聯手殺害。對已打到家門口的伊朗,默罕穆德王儲除堅定應對外,川普1月上任後,5月首次出訪即挑了沙國及以色列,一反歐巴馬親近伊朗的做法,川普也使王儲放心不少。沙、以、美3國在可能範圍將一致努力扼止伊朗區域爭霸帶來的危害,肯定是續演的好戲。

其次,伊斯蘭國解決後,中東面臨的急迫問題是庫德族獨立的何去何從。庫德族人分散在土、敘及兩伊4個國家,是一次大戰後英法協議畫分占有奧圖曼帝國屬地時,考量避免出現人口眾多、有石油生產潛力單一國家的結果。如今近百年過去了,庫德族總人口已近3000萬,而無法成為一個國家,儼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民族自決問題。4國之中最受歧視,被政府嚴控監視防範鬧事的是土耳其,反彈也最大。

自1999年獨立運動領袖歐加蘭被拘禁後,土國東南方庫德族人區一直動盪下安,土軍屢剿無功。2年前俄機在土敘邊界被土機擊落致兩國交惡,但土國最後道歉並投向俄國,主因擔心伊北庫德敢死軍助美消滅伊斯蘭國有功,美將助其走向獨立而連帶鼓舞土國境內的庫德族動亂,故拉住俄國預防庫獨發生。土國最擔心的9月25日伊北獨立公投結果,不被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承認,不過美國亦未做得太棄絕戰友,提勒森即刻出面協調,保住伊北庫德族憲法保障的自治區地位。

不論美國決定不支持庫獨公投的理由為何,百年良機一過似已再無可能。恰如庫獨是正當的民主訴求,台獨主張成敗關鍵也寄望於國際的接受和承認,但迄今未見有成功的例子。(作者為退休大使、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兼任副教授)

#伊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