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11月29日出訪印度時,跟印方達成海軍合作協議,表示歡迎印度海軍使用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相較9月黃永宏出訪大陸時,僅達成雙邊軍方高層互訪和聯合軍演的共識,新加坡似乎持續在玩大國權力平衡的遊戲,然而想玩這樣的遊戲,必須要有一些前提,未來這些前提恐將不復存在,新加坡若不能及早認清,屆時會面臨轉型困境。

印度《經濟時報》指出,星、印兩國防長重申在國際法框架下確保自由航行和自由貿易的重要性,關於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黃永宏說:「我不僅歡迎還鼓勵印度海軍常來,雙邊海軍協議中就包括相互的後勤支持」。該報導強調,樟宜海軍基地靠近南海。

印星簽海軍合作協議

《印度論壇報》提到,美國國防部今年的報告指出,「中國特別依賴南海和麻六甲海峽這樣暢通的海上航道……2016年,中國大約80%的石油和11%的天然氣都是通過南海和麻六甲海峽進口的」。因為此處的重要性,使印媒歡呼「印度海軍拿到麻六甲東端的後勤基地」「印度在南海附近的存在感將增大」。

不過在印媒近來頗為熱中的美日印澳四方軍事合作問題上,黃永宏表示,建立一個集團與另一方作對,對地區穩定無益。應該建立一種穩定的系統,使得大國和小國都有途徑能以和平的方式解決衝突。

由此看來,如今的新加坡,顯然繼承了李光耀時代的對大國權力平衡外交路線,避免徹底導向哪一方。但想維持這樣的外交,必須要有以下三個前提,缺一不可。

首先,李光耀由於同時跟蔣經國與鄧小平都有私交,才能在親美的同時,又可以不得罪大陸;而與台灣維繫星光部隊合作,卻能獲得大陸諒解雙方建交。但等到李顯龍下台後,新的繼承人,還能有這樣的人脈、外交手腕維持與各方的關係嗎?

宜認清國際情勢已變

其次,如今麻六甲海峽對大陸還很重要,但大陸正多方尋求替代路線,包括協助泰國建克拉地峽運河、幫馬來西亞擴建皇京港、修建西馬東部鐵路和競標新隆高鐵,乃至中緬通道與跟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小國要跟大國玩權力平衡遊戲,前提是大國需要這個小國,然而,若是上述建設都完成,大陸對麻六甲海峽的依賴程度將大幅下降,未來大陸和新加坡之間,誰比較需要對方?

最後,新加坡國內,華人占74%,馬來人13%,印度人9%,過去因為大陸較窮困,對新加坡華人沒吸引力,因此李氏父子實施種種親美政策時可獲多數國民支持,但未來當大陸影響力擴增時,新加坡還能實行親美印但和陸保持距離的政策嗎?或許馬凱碩的「小國應該遵守小國外交的本分」可做為新加坡在外交領域上的重要參考,絕對忠言,但也逆耳!

#黃永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