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狸。(本報系資料照片)
果子狸。(本報系資料照片)

2003年,SARS疫情全球擴散,經過13個實驗室共同確認冠狀病毒肇禍後,最早出現疫情的廣東,透過4名患者生活史找共同點,發現2例吃野味、接觸過果子狸,且果子狸的SARS病毒基因序列與患者的病毒株同源性逾99.8%,認定果子狸是元凶;直到大陸科學家確定病毒基因來自蝙蝠,果子狸才卸下「黑鍋」。

當時科學家認為廣東人有吃野味的習慣,在屠宰、烹調果子狸的過程中,人類很容易受到病毒感染。因此,2004年1月11日,有1500位廣州市民簽署「我們不吃野生動物」宣言,而已經被捕獲,或是養殖,等待饕客享用的上萬隻果子狸,也全部被殺光。

其後,廣州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現,原本與野生動物相關的從業人員,約有25%呈現冠狀病毒抗體陽性,消滅果子狸後,具有冠狀病毒抗體陽性的人下降到5%,更證明果子狸是傳染SARS病毒的元凶;直到2013年,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發現中華菊頭蝠才是SARS病毒的源頭,現在又提出基因組的證據,終於讓果子狸擺脫傳染SARS元凶的黑鍋。

除了果子狸之外,改變的還有醫界與台灣的夜生活。台灣醫界在SARS疫情爆發初期,因致病原因不明,醫護人員治療病患時,疏於防備,多名醫護人員倒下,甚至殉職;疫情結束後,台灣醫界痛定思痛,在醫學教育及醫療政策均有了重大改革,最重要的就是醫院評鑑制度的革新、建立「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計畫PGY」制度,為台灣醫療網補破洞。

#黑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