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青年窮忙、全台霧霾灰茫、國家的未來如同眼盲。曾幾何時,台灣從亞洲最閃亮的經濟新星、令人稱羨的制度典範,陷入今天「忙、茫、盲」的困境。冰凍三尺應非一日之寒,面對今日的困果,要找出昔日的困因,才能打破危境再建新局。

困局的成因很多,若回推其源,當從20年前說起。當時台灣絕大多數人天經地義自認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但李登輝當選第一任直選總統後,開始以「本土意識」為名,從教育、文化、兩岸區別等方面突出台灣人意識,強調台灣主體性,台灣人的身分認同與國家認同開始與中國分裂。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變本加厲,反中、醜中、仇中,割裂「台灣人」與「中國人」認同,才讓台灣進入長達20年,於今未已的族群與意識形態內鬥,一步步走向文化斷根、社會斷裂與經濟衰退。要撥亂返正,重建台灣榮道,首要之務就是重建「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

鐵一般的客觀事實擺在眼前,除原住民外,台灣先民絕大多數來自大陸,血濃於水難以瀝除。即便中間經歷日本殖民統治,但對多數台灣人的身分認同影響程度甚小,只有少數菁英族群接受「皇民化政策」改日本姓、自認是日本人,絕大多數台灣人並未放棄源自中國的文字語言、宗教信仰、歷史記憶與生活習慣。當然,先人渡台後這數百年間,與原住民通婚交融,又接納部分日本文化,形塑了台灣豐富多彩的多元文化,但主體文化就是中華文化,這一點無可動搖。

既然歷史事實、文化風俗、語言文字都如鐵石一般,牢牢告訴大家「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綠營與獨派人士就選擇政治分歧作為分化、割裂「台灣人就是中國人」情感連結的切入點,認定並宣揚「中國」這個符號專屬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無關。當台灣社會普遍接受「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概念後,獨派又開始反推,不接受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人,就要反對「一個中國」,要反對自己是中國人。不管是刻意還是無知,這樣的反推,有兩個嚴重的錯誤。

一是態度的錯誤。就算中共對「中國」採取了「排他性」定義,不等於台灣人就要接受。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的身分源流,不是由對岸定義的,而是歷史、文化、血緣的事實,不會因為中共在政治上對一個中國採取排他性定義而改變。台灣不是非要放棄中國身分的認同,才能追求獨立發展。

二是在時空上誤讀,排他性的一個中國定義確實是中共早期的主張,特別彰顯在1971年聯合國2758號決議,然而兩岸於1992年建立九二共識,打開交流大門後,中共對於「一個中國」主張就從排他性、除斥性的「一個中國」,轉變為「兩岸同屬一中」的包容性「一個中國」定義。

「兩岸同屬一中」是一種加法的「一中」,台灣加上大陸,才等於一個完整的中國,這中間沒有誰尊誰卑、誰主誰從的分別,是一種立足於平等,對「中國」這個國族符號、身分符號的共享。既然如此,台灣人還需要反過來採取排他性的態度,去割裂「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嗎?

本是相容和融,可結合為一的「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因政治人物的蓄意操弄,異化裂化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甚至讓台灣人與中國人成為對立仇視的身分符號,背祖忘宗,正是沉淪之始。要讓台灣走回復興的正道,就必須復建「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

造成台灣人認同撕裂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中國大陸。大陸也需要為重建台灣人的中國認同盡一分心力,尤其在中國崛起後,如何讓台灣人分享「中國人的光榮」,是兩岸政治交流中斷後更重要的功課。只要讓台灣人感受到做中國人的光榮,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對使用漢字、信仰媽祖與關公的台灣人而言,一點都不難。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