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融冰愈來愈明顯,在菲律賓所舉行的11月東南亞高峰會上,安倍晉三讚賞中國與東協建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南海行為準則,也提到中國主張的「一帶一路」與美國所提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願與中國展開合作或對中國開放。

川普11月亞洲之旅,從中國帶走了2500億美元經濟大禮包,讓日本見到了一個事實,中日經濟實力自2011年翻轉之後,日本的經濟規模與中國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自此日本開始動搖了。

日本財務省發布的11月貿易統計報告,對中國出口金額達到13797兆日元,已經超越對美國出口的13686兆日元。在出口的貨品中智慧型手機的液晶器件、半導體製造設備成為強勢出口的產品,證實了中國大陸向高端產業轉型發展的事實,日本透過本國的優勢產業,積極參與「中國製造2025計畫」,被視為日本經濟發展的機會。而中國構建的一帶一路,日本視為基礎建設工程,日本基於自身科技能力與管理的優勢與中國在區域內形成競爭。日本經濟新聞12月11日發表了2015年中日基建市場占有率的份額比較,非洲中國占市場份額約55﹪,日本約1﹪;在中東中國約17﹪,日本約為2﹪;亞洲與大洋洲中國約25﹪,日本約為12.5﹪,日本居於明顯劣勢。

日本運用國土交通部協助企業拓展市場,其價格卻也無法與中國進行競爭,尤其在印度、印尼、泰國高鐵取得過程的困難與挫折。安倍晉三在海外基建發展的困難下,提出了一個表述,期待在開放性、透明性、經濟和財政的健全性上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共識,並在此基礎上提供合作。

至於印太戰略,該戰略雖然不是日本首先提出,卻是提倡最力的國家,日本主張自由、民主、同盟的三項綱領,作為聯繫日、印、澳、美的基石,運用意識形態劃開了與中國大陸的關聯性,且有意與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發展進行平衡,如今卻對中國大陸採以「融入合作」,莫怪乎日本國內有人憂心的指出,現實主義的作法已經凌駕了價值觀的堅持。

日本態度的轉變,也獲得中國的回應,12月13日中國大陸舉行80周年南京大屠殺國家公祭日,俞正聲強調了「中日兩國是近鄰,是搬不走的鄰居」,將以「與鄰為善、與鄰為伴」深化日本在內的周邊國家關係。俞正聲對日本的呼喚是前3次公祭日講話所沒有的內容,可以說是回應日本善意的表達。

中日之間相互釋放善意,兩國關係確實有趨緩跡象,並為明年中日建交40周年領導人會面做出和諧氣氛的塑造。但是中日之間雙方關係仍有歷史、釣魚台、東海油氣田問題,其背後仍有美日軍事同盟關係的糾葛,日本想以經濟文化的視角與中國修補關係,還得再加把勁。

(作者為中華鄭和學會秘書長)

#大陸 #中國大陸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