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品牌團隊之一,朱宗慶打擊樂團累積新作致力推展打擊樂。(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身為台灣品牌團隊之一,朱宗慶打擊樂團累積新作致力推展打擊樂。(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馬來西亞作曲家鍾啟榮,受到拉二胡的外祖父影響,從事音樂工作,並將各種生活元素及生命故事融入音樂之中,新作《無名者‧聖擊》取材自印度兩大史詩之一的〈羅摩衍那〉,向那些為了和平奮戰的無名聖人們致敬,即將在台灣舉行首演。

國樂在港澳地區稱為中樂,在星馬地區稱為華樂,在大陸地區稱為民樂,在台灣則稱為國樂。合起來剛好是「中華民國」。二胡就是鍾啟榮口中「華樂」樂器的一種。

鍾啟榮表示,外祖父是拉二胡、唱客家山歌的民間藝人,「從小看著外祖父的人生,我覺得我的主張跟外祖父一樣,音樂都是在生活之中誕生,所以他到處可以唱山歌分享,我覺得音樂就是生活,就像我外祖父唱歌一樣,沒有被形式控制。」

今年46歲的鍾啟榮為比利時皇家音樂院作曲碩士,外祖父是客家梅縣人,平常不唱客家山歌時以閹割豬、狗為生,他和外祖母同樣因為被賣到南洋做工而認識,「外祖父是村子裡最會唱的,但是他卻無法靠表演養活自己,後來身體不好,還得靠鴉片才能緩解疼痛,每天都躺在床上,也被人瞧不起,抑鬱以終。」

遺傳外祖父的音樂細胞,鍾啟榮開展音樂之路,從西安音樂學院畢業之後就去比利時學音樂,為了賺取生活費,鍾啟榮一邊念書,一邊在餐廳打工,「我的父母親很支持我,但我都騙他們說,我是去學寫流行歌的,像巫啟賢唱的那種,因為怕他們擔心我無法自力更生。」

鍾啟榮1999年拿到比利時皇家科學文學與藝術研究院Marcel Hastir大獎,開始活躍於國際樂壇,對於參賽,鍾啟榮有他自己的看法,「一個評審一天要看幾十份譜,換作是你,也會選擇新奇的創作。」他認為年輕學子就應該不按牌理出牌,第一眼就抓到評審的目光,「而且只有比賽,才能讓自己的曲子有被演奏的機會,只有經過演奏,才有機會不斷修改作品。」

新作《無名者‧聖擊》描述《羅摩衍那》神聖旅程中無名聖人的聖擊時刻,也希望這首作品紀念那些為了和平而犧牲的無名聖人。」音樂會將於明年3月9日演出,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評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