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評論者李政亮指出,中國的大片時代,塑造「盛世」、「英雄」形象可謂大陸電影的重要功課之一。對大陸觀眾而言,花了大錢製作出來的電影,是否把中國文化講成好故事亦是至關重要,也因此近來受到熱議的《妖貓傳》及《芳華》,毀譽參半。

由日本人氣小說作家夢枕貘的《沙門空海之大唐鬼宴》改編的電影《妖貓傳》,讚賞者稱此片讓導演陳凱歌證明了自己在《霸王別姬》後仍有佳作,而同樣的魔幻大片,也證明了12年來是觀眾沒有看懂陳凱歌的《無極》。在中國的電影夢裡,陳凱歌此次藉由打造出一座與古籍史料同樣規制的長安城,而被譽為「拍出了一個中國人的大唐盛世美夢」。

另一方面,批評者認為陳凱歌對盛唐、楊玉環問題的處理是日本式的,對美到極致而法外開恩的情懷,被批為並非中國帝王將相故事的傳統,沒有犧牲,中國的美人是無法僅憑美色名垂青史的,但陳凱歌並未對日本作家的想像做出處理,使得《妖貓傳》中的文化符號混亂,甚至「犧牲了中國文化的基因」。

《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劉裘蒂則指出馮小剛的《芳華》,雖然文革是大陸獨特的歷史經驗,卻缺少了普世的代入感,這部電影雖然能夠透過時代氛圍,撩起有懷舊情緒的國人情懷,卻無法讓海外的觀眾了解是在探討「人性」或是「階級」?在一個歷史時代裡繞開了歷史成分說故事,只讓人得到錯置的「普世價值」。

#中國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