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8月17日,蔣緯國(左二)出席「北伐統一六十周年」學術研討會。(本報系資料照片)
1988年8月17日,蔣緯國(左二)出席「北伐統一六十周年」學術研討會。(本報系資料照片)
蔣緯國。(本報系資料照片)
蔣緯國。(本報系資料照片)

反李陣營組成新同盟會,蔣緯國積極參與。

在德國軍校,蔣緯國受的是享譽國際的德國軍官教育,講究的是紀律、騎士精神和紳士儀表,這對蔣緯國的影響,外在的是挺拔的軍人動作、雪亮的馬靴,內在的是講究完美、效率和與士兵同甘共苦的精神。畢業後,蔣緯國又奉命轉往美國接受空軍戰術教育。

一九四一年冬,蔣緯國學成歸國,被派往步兵第一師任少尉排長,駐守潼關。後來逐步升至青年遠征軍營長、副團長。抗戰勝利那一年,他奉調到裝甲兵,淮海戰役時,為裝甲兵司令部上校參謀長。一九五○年升任裝甲兵司令。

裝甲兵司令兼學者

蔣緯國任少尉軍官時,有一天在西安搭火車回營區,座位旁有一位摩登小姐正瀏覽英文報,他忍不住向她借閱。那位高傲的小姐見他是位低階軍官,很瞧不起,認為一個阿兵哥哪可能懂英文呢?而這位阿兵哥竟然輕聲誦讀起來,發音之正確令她驚奇,於是兩人交談起來。這就是他們談戀愛的開始。這位高傲的小姐就是西北棉紗大王石鳳翔的女兒石靜宜,後來成了蔣緯國的夫人。一九五三年,石靜宜因難產過世,蔣緯國悲痛萬分,辦了靜心小學來紀念愛妻。直到一九五七年,蔣緯國才續弦邱愛倫。一九六二年生子孝剛。蔣孝剛是蔣家第三代裡獲得博士學位而遠離政治圈的一位。

蔣緯國率性、爽朗、有親和力和民主作風。雖然蔣介石對這個兒子很喜歡,但也可能是因為瞭解他這個兒子太過直爽,不適合捲入凶險的政治鬥爭,而一直讓他待在一個單純的兵種─種─裝甲兵。因而他升任裝甲兵中將司令後,十五年未再給他升級,而叫他一再去讀書、辦教育,如創辦戰爭學院、陸軍指揮參謀大學和三軍聯合大學,並兼任校長。一九八四年他還執教於政治大學東亞所及淡江大學戰略所。這位學者型的將軍如魚得水,教書育人、潛心著述,出版了《台海戰略價值》、《軍制基本原理》、《國防體制概論》、《蔣委員長如何戰勝日本》、《國民革命戰爭史》、《美國戰略研究》、《美國裝甲兵中心研究》、《陸軍如何在戰場上維持戰鬥效力》、《機動作戰》、《反坦克及反空降作戰等二十多種著作。這在國民黨的將軍中是少有的。他對於軍事戰略研究頗有成果,被軍方奉為「軍事戰略學家」。

直到蔣介石逝世後,哥哥蔣經國掌了權,老夫人宋美齡說了話,才把蔣緯國升為二級上將,後來又任命為聯勤總司令,主要掌管台灣軍工生產和三軍後勤支持。

一九八六年,蔣緯國出任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這已是接近蔣經國最後的日子,他的健康已經衰危。這時,蔣緯國對台灣的安定作用才受到重視。台灣《聯合報》發表評論說:「我們有理由相信,蔣緯國出任國安會祕書長,當可使國家安全問題,獲得現代戰略與民主法治的雙重檢驗;而使戰時與平時,非常時期需要與民主憲政規範的矛盾,獲得合理的具有前瞻性的統治。」

香港《明報》發表文章稱:「以一貫具有民主素養並在台灣公認為具有民主作風的蔣緯國任國安會祕書長,更可作為台灣走向民主的安全閥。」蔣經國去世後,起初蔣緯國是支持李登輝上台的。可是李登輝掌權穩固後,卻多般封殺蔣緯國。一九八八年七月,國民黨舉行十三屆大會,一般相信,以蔣緯國的地位和人望,應列入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結果名單中竟沒有他的名字。他僅被列為中央評議委員。

一九九○年二月政潮中,部分元老有意推舉蔣緯國為國民黨副主席,被李登輝封殺。於是這些大老便轉而在國大代表中尋求連署推舉蔣緯國為副總統人選,與林洋港搭檔,同李登輝對抗。

但遭到李登輝的分化瓦解。從此李登輝大權獨攬,蔣緯國等於脫離了權力中心。雖然他有時還會在國民黨會議上仗義執言,儘管明知說話無用,但他一直認為,不應該悲觀,該說的還是要說。

一九九三年初,反李陣營組成新同盟會,蔣緯國積極參與。十月間,他在美國演講時肯定鄧小平對促成大陸改革開放所作的貢獻,受到台灣部分輿論的攻擊。他並不在意。他認為,思考問題應該從全體中國人的利益觀點出發,只要對中國人好,就應該予以肯定。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二日,蔣緯國去世,享年八十一歲。

蔣緯國練就好體魄

軼事:少年習武。蔣緯國中學在蘇州度過,吃穿用都很簡單樸素,褲子頂好的不過是陰丹士林布做的,然後一件襯衫、一雙布鞋,也常常穿童子軍裝,上學騎自行車。寄住的地方院子滿大的,井在房舍的另一端,中間隔著一窪大水池,每天,他都得繞過池塘去那兒挑回來一桶桶的水倒入水缸。

蔣介石為兒子請了師傅教功夫。師傅為了鍛鍊蔣緯國的腿力,先是要他挑著水跳過一處特別設計的水溝,溝寬逐日加寬。然後是在他腿上繫上鉛條,由二兩起直至五斤,如此練習攀跳上牆頭,且不能靠雙手撐持。另比如在粗石面上包黃草紙練劈刀手,直到紙爛石粉掉落為止。或在春夏之際拳打梧桐,需得將樹上青綠的葉子振落才能歇息。就這樣,蔣緯國練就了一身好體魄。(系列完)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