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拓畫心,神情悠然而專注的台灣漢緣閣閣主楊小寧。(漢緣閣提供)
正在拓畫心,神情悠然而專注的台灣漢緣閣閣主楊小寧。(漢緣閣提供)
楊小寧在西安平古齋以26歲芳齡接下齋主。(漢緣閣提供)
楊小寧在西安平古齋以26歲芳齡接下齋主。(漢緣閣提供)

畢業於清華美術學院的國家一級美術師楊小寧,兩岸藝術界人士只知她以寫意花鳥及新漢畫聞名畫壇,殊不知她在26歲時就在有「北京榮寶齋、西安平古齋」譽稱的平古齋擔任齋主,帶著十幾個師傅頂著百年字號的招牌遨遊在裝裱的世界發光發熱。

自紙張傳世以來,中國的古書畫就成為東方文藝最具代表性的藝術門類。不過一幅用料好、裝裱講究的書畫在時間無情的摧殘下至多維持百年餘的驚豔,故自漢唐以來便延伸出裝裱及修復的行業,甚至不少書畫家本身就是裝裱大師,如宋代米芾就善裝裱,還著有《論鑑賞裝裱古畫》。

書畫作品流傳後世的功臣

古云:「七分書畫,三分裱」,鮮明的表達出古書畫能代代相傳,裝裱和修復絕對是關鍵因素。根據1973年湖南戰國楚墓出土的《人物御龍帛畫》中發現上端有竹軸,軸上有可供懸掛的絲繩,這讓研究書畫裝裱的起源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戰國中晚期,不論從藝術或歷史價值來看都彌足珍貴。而這些隱藏在名家大師背後的藝術匠人,是文物傳承的漫漫長河中每個重要的節點。

目前是中國國家一級美術師的楊小寧說,裝裱和修復是師出同門的雙胞胎,從最初字畫的裝裱需要,到字畫破損後的修復工作,都是讓藝術品得以延續生命,並成為流傳後世瑰寶的最大功臣。她信手拈來曾經揭裱的名家書畫,有明代沈周山水畫《鳥臺瑞照》、董其昌指畫《老虎》、祝枝山的書法六條屏及清代黃慎的《踏雪覽句》等,無不是當代大師的精品,更遑論地緣因素的長安畫派石魯、何海霞及趙望雲諸公的書畫裝裱,亦不少出自其手。

配色難掌握 鑑賞力是關鍵

楊小寧師承當時平古齋的老齋主平鳳山,生性靈巧,極具藝術與美感天賦的她有著常人難以仰望的堅毅與執著,多少個寒來暑往,秋去冬來只見她忘我的投入在裝裱領域。平鳳山告訴她,裝裱工藝中配色最難掌握,如同人的服飾般即使做工再細,若色澤不當就難以表現出應有的氣質而黯然失色,其關鍵就在裝裱者的知識面和審美水平。

楊小寧說,為了達到師父的要求,她只要有機會遇到願意提點她的書畫家,便虛心求教,在無數次對話中引進美學與藝術的活水,奠基她獨特的見解與專業,也讓她透過對紙的認識,以及熟稔書畫名家的風格,具備相當的鑑賞能力。楊小寧強調,書畫不可能再生,如果裝裱或破損修復的不好,不僅會削弱書畫原有的藝術價值,甚至會造成嚴重的損毀。後來她更從古法中創新出「百米長卷無對縫」技法,深受西安畫壇推崇。

裝裱是傳統的工藝,但楊小寧認為藝術生命的真諦在於不斷的創新。在她執掌平古齋的期間不僅改良傳統作法,讓裝裱的畫面更為平正、柔軟;在形式上更突破舊有限制設計出「古樽式」式樣,裱好後畫心呈現「樽形」,擴寬裝裱款式的領域,引領後人的創新之路。當時的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毛鋒看到這種古樸而新穎獨特的式樣後直呼了不起,還當場題詞「裝裱大師,舍平古齋其誰」。楊小寧五年前成立「漢緣閣」,欲將此技藝落地於台灣並光大之,以古禮先後收天綠油行董事長高志誠及清大美術系黃智筠為徒,成為傳承她絕妙工藝的種子。

以古禮收徒 傳承裝裱技藝

書畫藝術經歷千百年歲月的洗禮,向世人傳遞它精彩的生命。後人感念它創作的不易,用心去修補時間的對它造成的傷痕,並讓它源遠流長,生生不息。

評論家俞和華曾說:「裝裱書畫的絕妙高手一個時代也不過一、二人,與大畫家同樣難得。名畫固不易得,名裱同樣難得。」楊小寧補充的說,裝裱及修復書畫是綜合性藝術,除了書畫外還涉及收藏、鑑賞、歷史及文學等各個面向。對她而言,只有融合這些領域,才能從裝裱工作者上升為裝裱藝術家,並奮力去攀登裝裱藝術的巔峰。

#平古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