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中東,只想到女性穿黑色布袍、保守封閉的樣子嗎?嫁到中東十餘年的民族舞蹈家李宛儒卻笑說:「我其實很少穿黑袍了!許多人都用外來文化的眼光看中東,但這些習俗背後都有存在的原因。如果能從當地人的角度去認識阿拉伯文化,就不會有這麼多的誤會。」

李宛儒是最早將阿拉伯民族舞蹈引進台灣、帶動肚皮舞學習風潮的舞者,每年將新的阿拉伯舞劇引進台灣表演。她畢業自政大外交系,因為曾隨學校到中東國家交流,2000年,23歲的她決定到以色列耶路撒冷讀碩士。

「在我去之前,以巴約有將近10年的和平期,沒想到就在我去之後2個月,就發生了第2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局勢愈來愈失控。搭公車時,要是看到有人穿得很胖上車,我就會趕快跳車,怕是自殺炸彈客。今天還見得到的同學,有可能明天就死掉了。」

在極大的生活、學業壓力中,看舞蹈表演是李宛儒的生活調劑。某日她去看一場肚皮舞表演,突然發現台上所有的舞者都是猶太人,但樂師全部都是巴勒斯坦人,「我很驚訝,這麼緊張的局勢,他們怎麼可能還能當朋友?」

「我覺得非常感動,在耶路撒冷這個所有宗教的起源地,和平好像從未降臨,卻在藝術上實現了。」李宛儒於是決定在課餘向舞團學肚皮舞,回到台灣後開始教舞,也往返中東學阿拉伯舞,認識了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先生。

李宛儒和先生目前主要住在巴林,她近日將生活點滴寫成《我的家在阿拉伯海:巴林王國》,「相較於沙烏地阿拉伯環境保守,巴林很自由,是藝術、文化活動非常豐富的地方。」

李宛儒表示,巴林尊重多元文化,不同民族之間並非壁壘分明,當地不只有阿拉伯人,也有少數猶太人,她甚至參加過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宗教活動,「雖然有極端的例子,但一般來說阿拉伯人非常的知足、樂天、順天,生活總是很熱情、自在。如果說台灣人是活在計畫裡面,他們是活在當下。」

#巴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