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7年,美國升息與強勢美元使得投資人擔心資金將出走新興市場債券,並對新興市場政府與企業的財務體質造成壓力,導致新興市場債券在2017年初表現顛簸。

儘管如此,那些始終留在新興市場的投資人最後卻獲得不錯的報酬表現。截至2017年11月,主要新興市場公債與公司債指數(包括美元與當地貨幣計價指數)報酬率分別有7.5%到近13%的表現。

為什麼新興市場債券能有如此表現?部分原因在於全球經濟體質健全;在歷經近10年的低迷成長後,成熟國家經濟終於開始加速增長。這對新興市場而言是個好消息,因為美國與其他成熟國家經濟成長強勁,便可望連帶支持其他國家的經濟活動。

再加上,近年來一些重大的改革措施與經濟基本面的改善,讓許多新興國家更有能力抵禦外部衝擊與資金突然外流的影響,因為這些新興國家成功控制通膨、降低經常帳赤字,同時採取無損財政體質的經濟政策。這些改革措施將可為新興市場債券帶來幾年前所欠缺的緩衝空間。

即使如此,聯博認為投資人在2018年仍須抱持審慎的投資態度。新興市場經濟基本面依舊強勁,且新興市場債券普遍具投資吸引力。

但值得注意的是,聯準會可能會較市場預期的更為積極緊縮貨幣政策,為全球投資環境的帶來不確定性,使得全球市場受到衝擊;中國經濟成長可能亦進一步放緩,而屆時大宗商品價格將面臨壓力。

故此,投資人必須要維持主動式投資策略,精挑細選並採策略性的方式建構投資組合,藉此實現長期投資目標。

展望2018年,美國與其他成熟國家貨幣政策的調整將可能成為新興市場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到目前為止,新興市場債券安然度過聯準會一連串漸進的升息決策。

然而,有鑑於新任聯準會主席上台,聯準會在2018年緊縮政策的幅度仍可能超出目前市場所預期。倘若如此,美國國庫券殖利率將上升,且美元將加速近期的升值力道,進而對部分新興市場債券與貨幣造成壓力。

此外,新興市場的政治風險亦不容小覷。包括墨西哥、巴西在內等部分新興國家將在今年舉行選舉,選舉結果可能將使其政策與領導階層出現大幅變動。

幸好,這些政治風險通常侷限於個別國家,例如,阿根廷的政局並不會對印尼政局造成影響。因此,投資人可藉由分散配置不同的新興國家,限制單一國家政治風險可能帶來的波動。

投資人配置新興市場債券的方式,取決於個人的投資需求、風險承受度,以及報酬目標等。然而,新興市場債券涵蓋多元券種與投資機會,因此投資人能夠藉此分散佈局於不同國家、信評及貨幣。長期而言,選擇採取主動式的新興市場投資策略,並將個別國家與企業的特性納入考量,將可望締造良好的表現。

在當前環境,聯博認為投資人建構固定收益投資組合時,不應再將新興市場債券邊緣化,因為許多新興國家已不可同日而語,並已成為全球經濟成長的引擎。只是在不確定的環境下,投資人必須精挑細選在新興市場債券裡的投資部位。

#貨幣 #投資人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