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水中的魚,卻戴上口罩或被糖果紙包覆;綠蠵龜身上背著長髮公主,卻是住在鐵鋁罐、保特瓶搭建的城堡中。新銳台灣藝術創作者蔡沛珊的作品看似童趣,卻如糖衣般包裹著嚴肅的海洋生態議題。紛繽的塑料泡泡,則一如蔡沛珊自小的過敏體質,不時地引爆。

過敏體質 很關心生態

台灣出生,13歲時便因為過敏、氣喘體質而移民加拿大,蔡沛珊回憶:「在加拿大那幾年,氣喘幾乎不藥而癒。」然而24歲回台灣,一下飛機的那一刻,氣喘又發作,讓她感慨:「台灣的環境怎麼了?」從小,蔡沛珊極容易因為海鮮而過敏,但她反而是每到不同海域都會以「嘗鮮」來感受在地生態。「一次在台南吃生蠔,很新鮮!但入口才3顆吧,同行友人就看我從胸部到脖子開始脹紅,緊急送醫。」

「其實海洋汙染不單是台灣海域的問題,隨著洋流而來的汙染、全球暖化,都不是關起門來能解決的。」蔡沛珊的《冰山魚》,魚背上背著冰山與逐漸融化的冰淇淋;日前在香港南南教育基金會慈善晚會上,以最年輕藝術家之姿拍出150萬港幣的作品《承載》,綠蠵龜身上亦是各種人工垃圾,經歷從異國看故鄉島嶼,蔡沛珊更希望以寫實、易懂的畫面來喚起共鳴。

作品港拍 飆150萬港幣

「剛回台灣的時候,很驚訝水怎麼會是這樣的味道,不論怎麼煮過,仍有去不掉的消毒水味。」如今對這樣的味道習以為常的蔡沛珊,則以生活中也習以為常的事物,如紅白塑膠袋來表現《相似的容顏》,畫面中大塑膠袋張口吞下小塑膠袋,一如海龜張口將塑膠袋視為水母而誤食,蔡沛珊說:「但最後,食物鍊是來到人類的體內。」

面對空汙,人們戴上口罩亦是生活中習以為常的畫面,蔡沛珊讓魚也戴上口罩,並提問:「如果魚戴口罩很奇怪,怎麼能視而不見環境汙染呢?」對應於《果》把魚包裝在糖果紙中,蔡沛珊看來,魚吃塑膠微粒一如海中世界把糖果視為毒品,「是誘惑,也是『因果』的『果』。」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蔡沛珊右手受傷只剩2隻手指能動,以為必須從此放下繪畫夢的她轉而任職於建設公司,近2年她終能全心投入繪畫創作,曾36小時不眠不休完成以壓克力顏料烘烤出大小泡泡的《泡》,她說:「看似美麗的壓克力泡泡其實也是塑料,在泡沫消退後,只有最細膩處才會在畫布留下痕跡。」她也以此期許從生活細節開始,關注自己生活的這塊土地。

#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