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之旅 下次再來

在七星潭差點被大浪捲走。(作者提供)

從大陸出發之前,偶然聽到孟庭葦的歌曲《冬季到台北來看雨》,歌詞唱道:「冬季到台北來看雨/別在異鄉哭泣/冬季到台北來看雨/也許會遇見你/街道冷清心事卻擁擠/每一個角落都有回憶/如果相逢也不必逃避/我終將擦肩而去/天還是天/喔/雨還是雨/這城市我不再熟悉/我還是我/喔/你還是你/只是多了一個冬季」。

台北的冬季多雨也是早有耳聞,不過我和正傑的運氣好,在台北的那幾日都天氣晴朗,出行極為便利,每日看到台北人習以為常的藍天白雲都認為是一種享受。而離開台北,往南部走,雨也慢慢變多了。

夜晚造訪七星潭

我和正傑的台灣之旅第三站是花蓮,剛走出花蓮火車站,一位中年大叔便過來招呼我們,詢問我們是否租機車。和大叔聊過之後,選擇租一輛白色的機車,兩天1000塊台幣,價格倒也合適。正傑對於各種車都極為擅長,是所謂的老司機,雖然多年沒騎機車了,但騎車穿過幾條街道之後就極為熟練,她說「這就如同走路一般,學會之後便不會忘記了。」

我們匆匆辦好入住之後,就騎機車前往七星潭。七星潭距離我們的民宿只有五公里,我們跟著谷歌地圖開始騎行,沿途看到牛肉麵,想著先去七星潭玩,返回的時候再吃飯。未曾想跟著谷歌地圖兜兜轉轉一大圈之後,又回到了牛肉麵這裡,那就停下來吃了飯。我和正傑的旅途之中總是有這樣的神奇時刻發生,在台北剛走出忠孝復興捷運站,隨口說了一句「要吃牛肉麵」,抬頭就看到了一家牛肉麵,我和正傑就興高采烈的去吃了。而這次在花蓮,看到這家牛肉麵,準備回來吃的,谷歌地圖卻帶我們回來,讓我們吃飽喝足之後再上路。

吃完牛肉麵,天色慢慢變暗,這次對於谷歌地圖我們半信半疑,還是決定問問路人,得知沿著馬路直走便可以到七星潭。正傑騎著機車載著我,夜晚的七星潭空無一人,借著機車的燈光,可以看到浪花拍打著岸邊,發出一陣一陣的呼嘯聲。我雖然很喜歡海,但突然一陣大浪襲來,還是驚慌失措的拉著正傑趕緊往回跑,我說「好怕浪捲走我,剛才嚇到我了」,正傑說「有我在,怕啥」。正傑是東北人,總是豪爽,有她在身邊確實沒什麼好怕的。七星潭的美在白天和夜晚,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第二天一大早,正傑騎著機車載著我,再次前往七星潭,海水的顏色好純粹,放眼望去一望無際,岸邊各式各樣的鵝卵石也讓人駐足,不知不覺間就漫步到了中午。在七星潭吃了特色霜淇淋,裡面夾了花生碎和香菜,吃起來味道頗像徐福記的酥心糖。

太多預料之外發生

發現來台灣之後,霜淇淋成了每日必吃。剛好下雨,在這邊避雨,和霜淇淋老闆閒聊了幾句,他說他以前和老婆二人經營一家民宿,馬英九執政期間,大陸遊客多,他們夫妻二人忙的不可開交。而蔡英文上台之後,兩岸關係緊張,大陸遊客減少,他的民宿每天只有寥寥幾個客人,他就讓老婆一個人管理民宿,自己出來幹點兒別的。

雨慢慢變小,我和正傑兩個人決定騎機車前往四十幾公里之外的「光復糖廠」,路上找了一個阿姨問路,阿姨聽說我們要騎車前往,整個傻眼,告訴我們要加油。一直覺得台灣的冬天如同春天一般,也不懂為何氣溫十幾度會有人穿羽絨服,直到騎機車才知道。騎機車速度到60公里/小時,只聽得到風聲和賓士而過的汽車聲,我們倆的體溫不斷下降,凍的瑟瑟發抖。

從旁邊經過的騎機車的幾乎都穿著羽絨服,我和正傑開玩笑說「下次若還是冬天來,不僅要帶羽絨服還要帶大棉褲,專門騎機車的時候穿。」沿途看到了各色的風景,金黃色的油菜花田、雲霧飄渺的群山在視野中一點一點消失。看著谷歌地圖,坐在後面的我每隔幾分鐘便告訴正傑還有幾公里,兩個人相互打氣、互相支撐一直騎到了光復糖廠。途中停下來買烤腸,和老闆娘聊了幾句,順便烤火。我們二人都來自北方,冬天來台灣是為了避寒,卻未曾想過在台灣會有烤火的體驗,這一路有太多這樣的預料之外發生,卻讓人無比懷念。

到了光復糖廠,已經是下午四點鐘,我們先去吃飯喝點兒熱飲,讓體溫慢慢恢復。糖廠裡面最有名的就是吃冰,剛好周末前來的人群很多,我和正傑也買了份霜淇淋。霜淇淋的味道十分醇厚,也算沒辜負我們專程騎車幾十公里前來。

留有餘地下次再來

晚上騎車回花蓮,一路北上,腦海裡播放的是周杰倫的《一路向北》,「我一路向北/離開有你的季節/你說你好累/已無法再愛上誰/風在山路吹/過往的畫面全都是我不對/細數慚愧/我傷你幾回/我一路向北 離開有你的季節/方向盤周圍/回轉著我的後悔/我加速超越/卻甩不掉緊緊跟隨的傷悲/細數慚愧/我傷你幾回/停止狼狽/就讓錯純粹」。周杰倫的歌,在特定的情境之下,聽起來總是讓人十分感觸。

馬路上車輛稀稀落落,我問正傑,「有沒有感覺咱們像在大陸?」正傑說「很像但又不像。像在於自己如同本地人,一點兒都不陌生。不像在於在大陸我會開車,不會騎機車。」路中間懸掛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提醒著我們,我們是在花蓮,而非大陸。我和正傑此刻只想趕快騎回花蓮火車站,買到隔天前往枋寮的車票,早點兒回民宿休息。花蓮這個地方,給我和正傑的感覺始終是人很少,沒有台北的繁華與喧鬧,卻多了幾分愜意和安靜。晚上八點行走在街頭,已經很少看到人群。而這個點甚至到晚上十一、二點,對於台北人而言,豐富的夜生活或許才剛剛開始。

前往光復糖廠途中看到騎馬場,和正傑去騎了馬,因為趕時間只騎了半圈,離開的時候,老闆說「下次一定要過來騎一圈!」,我和正傑回覆「一定」。我們這次行程匆匆,準備也不夠充分,自嘲為「佛系之旅」,正傑說「留有餘地,下次再來」,我回道「是啊,留有餘地,下次再來!」。

(旺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