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全球暖化、北冰洋漸融,有能力擴展航道的國家莫不對北極這片資源蘊藏極其豐富的處女地垂涎欲滴。2013年大陸成為北極理事會正式觀察員,從那一刻開始,大陸已由單純的科研活動,延伸到全球治理、區域合作和多邊雙邊等機制;對內亟需滿足工業發展需求、對外輸出產能,同時掌握地緣政治並確保能源安全航道。

大陸遞出首份北極政策白皮書同時,等於將北極視為南海之外的第二塊戰略跳板。

北極政策白皮書在開宗明義就說到:「北極問題已超出北極國家間問題和區域問題的範疇,涉及北極域外國家和國際社會整體利益」;不同於視為自家內海的南海,想成為「極地玩家」需有理由。

大陸透過參與全球氣候治理,以及接著在十九大報告宣示「人類命運共同體」,事實上已做了正當性的鋪陳。

大陸加入極地征服的行列,除了應對氣候變化,目光所及是未開發的油氣資源,以及可替代麻六甲海峽和南海航路、一條相對更加安全、便利的戰略要道。

因為相較於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內部爭端頻仍、行經南海又不可避免與美國角力;大陸因此在一帶一路取得的成果上,順勢推展「冰上絲綢之路」的北極航路,不但縮短航期、確保戰略要道,與俄國合作,亦能達到削弱美國影響力的戰略目標。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