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專欄刊出「擴大公幼,教育也要前瞻」一文,呼籲政府要投入更多經費擴大公幼規模,減少年輕夫妻養兒育女的負擔。然而文中提到這些年私幼的學費年年上漲,經許多幼教人士指正,此為錯誤資訊,特別提出澄清與更正,對於造成私立幼兒園所的困擾,也表達歉意!

實際上,政府自民國97年後即管制了幼兒園的學費,雖然103年鬆綁,但全國僅有約一成的私立幼兒園調整收費,各縣市政府在實際審查幼兒園收費時,仍是採取保守凍漲的態度,導致私立幼兒園的學費難以真實因應營運的需求。

尤其教育部自100年度起實施「五歲幼兒免學費就學補助」政策後,政府及家長便認定私立幼兒園學費為每學期一萬五千元,多年來並無調整。雖然容許私幼依需求收取其他費用,但設有許多限制,且需詳細分析說明,審查也未必能通過。對許多想要調整老師薪資提升品質的私幼來說,這是經營上的一大困擾。

政府將五歲幼兒視為準義務教育,要比照國民中小學學生就學免學費概念,理想上應提供接近公立國中小規模的公幼數量,但地方政府財政難以負擔,只好採用算人頭方式補助學費之權宜作法。但這補助是給家長的,不應視為給私幼的補助,更不該將補助金額視為私幼學費標準,管制私幼的各項收費。這種齊頭式的平等,未能考量不同幼兒園的經營條件差異,等於限制了私幼的發展和品質。

私幼是要繳稅且需自負盈虧的教育事業,須有足夠的收入和彈性才能永續經營和提升品質。政府既然需要私幼提供更全面的幼教資源,就該更務實的放寬對私幼的管制,讓用心經營的私幼能多元發展,不僅家長得以選擇適合孩子的成長環境,也能減輕對公幼需求的負擔。(作者為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

#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