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喜歡對匯率下指導棋,不僅打破白宮潛規則傳統,以及和聯準會(Fed)的分工界限,也借位影響全球經濟和金融活動。透過政治干預引導美元走勢,匯率淪為經濟貿易戰的工具,和關稅壁壘與智財權調查等手段,共同激盪出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再度興起。

日前美國財長姆努欽在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坦承,疲弱的美元有利於貿易發展,但隔日即遭川普打臉,川普宣稱支持「強勢美元」,頓時美元匯率止跌反彈一天,美元價位像置身菜市場的喊價中波動,不惟少見也凸顯出政治「明手」干擾匯率。

川普的強勢美元說,市場並不領情,美元曇花一現回升後再滑落,連續第7周收黑。基於以下四點觀察,筆者認為美元仍將在偏弱勢的軌道區期前進,以落實「美國優先」政策。川普政府的著眼點在於:

一、改善貿易逆差,並強化出口競爭力:川普政府把貿易逆差的帳算在強勢美元頭上,並重新審視美國貿易赤字的歸責,定調從貿易對手的「匯率操縱」,轉為美國自身的「匯率失調」,亦即直接控制美元匯率和壓低價值。況且維持弱勢美元,不僅有利於改善美國貿易逆差,對出口擴張亦收顯著效果。

二、吸引資金回流,繁榮美國經濟:透過弱勢美元和減稅法案,誘使美國跨國企業把非美元貨幣換回美元,增加海外資金回流誘因,重振製造業或為擴大基礎建設投資提供資金,如蘋果和博通等企業,均表示響應川普回到美國投資,此政策的成功將提供就業,刺激美國經濟繁榮發展。

三、維持美股牛市榮景:游資大舉回流美國,或也投資於美股,堆高股市交易量並創新市值。從匯兌角度看,弱勢美元有利企業出口,提升美國跨國企業獲益,撐起股票市值,有益於創造股市榮景。

四、獨享減少美國國債負荷紅利:美元貶值,對於持有以美元計價的資產擁有者,及以美元計價的債務人來說,事實上是在進行一項隱形稅收,亦即債權國持有的美元資產價值因貶值而流失,基於風險可能減持,美國也就減輕負擔,創造了減債的紅利。

從四個面向來看,歐債危機後新的一輪經濟復甦,正由美國帶領全球向上提升;美元強弱周期的時間和幅度規律角度;或世界主要國家陸續推出貨幣政策正常化的縮減量化寬鬆進程設定,強勢美元基礎已遭到破壞;以及川普政府以政治干預形成的「政治美元」政策操作,縱使日前川普又改口支持強勢美元,但在上述因素下,美元在短中期仍將維持偏弱格局。

美國的弱勢美元政策是政治策略性的手段應用,意在壯大美國經濟成長,確實,當繁榮盛景持續,最終仍將邁向強勢美元的上升軌道中,呼應川普後來所說的「希望看到強勢美元」,只不過,眼前還看不到。(作者為嘉義縣副縣長)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