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大陸多個省市對GDP增速目標「主動降速」,其背後最重要的原因固然在於配合「高質量經濟發展」的總基調及「擠水分」,但從各地方債務水平及經濟轉型的軌跡來看,防範地方債務風險進一步惡化,同時借勢加大發展新經濟的力道,恐怕才是這一波「GDP降速潮」真正的看點所在。

過去數十年來,工業投資是大陸地方經濟增長的主要推手,而融資則是推動工業投資的重要手段,在高增長的目標下,不少地方政府多年來不斷舉債做大GDP規模,已成這些地方不得已的選擇。在此情況下,各地方政府債務快速膨脹,一旦地方財政收入又跟著放緩,其債務風險可想而知。

由於依靠傳統舉債支持工業投資擴張的模式已難以為繼,大陸各省市將GDP降速,藉此消化債務風險,這是相當務實的做法,只是如此一來,各地方政府的經濟發展模式勢必將有所改變,預計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在環保、高科技等新經濟產業上各顯神通,經濟轉型升級將顯得更為刻不容緩。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