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又廷在南極與海豹互動。(取自豆瓣網)
趙又廷在南極與海豹互動。(取自豆瓣網)

電影《南極之戀》改編自導演吳有音的小說《南極絕戀》,講述一位「土富帥」和一位女專家墜機後,受困於南極廢棄科考站,並產生彼此相依的愛情。除了BBC紀錄片等紀錄科普影像,《南極之戀》是首部在南極實景拍攝的故事性長片,台灣藝人趙又廷也成為首位登南極拍攝劇情長片的華人演員。

趙又廷說,兩年半前他看到劇本,很喜歡。再看了小說後,告訴公司「這個本子,我要」,得知真要去南極時,更欲罷不能。「拍攝4個月,不了解南極,也不覺得有生命危險。我知道肯定會吃苦,從《痞子英雄》開始,就走能為角色放棄一切的路,但這不是最苦的一次,而是最凶險的一次。」

楊子姍遺憾未赴南極

回憶南極行的凶險時刻,趙又廷說:「去程搭飛機大概用30多小時,到阿根廷烏斯懷亞,然後花5天坐船到南極。這艘船幾乎以50度的角度搖晃,暈船、嘔吐是常事。抵達南極時,放眼望去全是海和冰,就像真的到天堂,很神聖、很壯觀。晚上科考站的同事也要求我們別出門亂跑,因為暴風雪隨時會降臨,大風不知道會把人吹向何方。」

趙又廷表示,南極的人總是很雲淡風輕地談(這些事),似乎把生死看得很淡,影片拍攝難度確實比平常環境難得多。除了極端天氣,還有設備的簡陋,在南極不會有搖臂和軌道,只有三腳架和很多改裝的小型跟蹤鏡頭。

整個劇組並不避諱楊子姍沒能親自到南極完成拍攝,「誰不想去南極?子姍不去南極,不是一種逃避。小屋愛情戲占全片的重中之重,這個戲需要重型工業裝備,楊子姍的戲在專業攝影棚才能完成。」

導演吳有音表示,在南極搭個棚不難,但設備進不去,實地燈光和棚內打光根本無法匹配,「楊子姍去不了南極很遺憾,但我也不斷把她叫到上海,徹夜談人物的背景和故事。」製片人曹欣透露,「配樂大師久石讓正常看初剪,不會直接承諾作曲,但唯獨這次我們把《南極之戀》的初剪素材和劇照給他看之後,馬上我們簽約。」

全球首部南極實景長片

由於長時間沒戴雪鏡,趙又廷拍攝時罹患雪盲,吳有音至今仍心有愧疚,「因為劇本設定是墨鏡被風吹掉,他本來可以戴墨鏡,但因拍攝時間很緊,趙又廷冰敷眼睛休養時,我們繼續拍空鏡,只讓他只休息一天。」

吳有音說現場遇到的臨時驚喜,「記得有一次收工了,大家都累得走不動,突然看到1隻企鵝,我告訴趙又廷必須馬上拍企鵝的戲,但他要花1個小時特效化妝,若這個妝畫完,企鵝跑了,一切都白費了。」

結果妝畫到一半,企鵝果真跑了,劇組情緒低落,「沒想到等妝畫完企鵝回來了,我們馬上即興抓拍一段和企鵝的戲,我那時候覺得,南極是在幫我們。」

導演和片方透露,以往和南極有關的電影,包括《南極大冒險》、《南極料理人》,都沒到南極實拍。除了BBC紀錄片等紀錄科普影像,《南極之戀》是首部在南極實景拍攝的故事長片。

吳有音表示,有機會去南極取景,拍攝鏡頭自然不能妥協,他並沒有透露全片在南極拍攝比例占多少,但表示要觀眾看完去一探究竟。但原定在南極拍攝的所有鏡頭數量,在原計畫基礎,還超額完成1/3。

環境惡劣 耗資億元人幣

曹欣回憶,「坐飛機還是坐船?當時考慮過用智利軍方的飛機,但無法和對方簽約,時間上很被動。」在南極製作一部商業片手續也是極度繁雜,「南極和長城站不是想去就能去,要和南極極地理事國做申請,經國際公約批准,好在導演以前是南極的科考隊員,他跟極地中心、南極站的很多人都比較熟悉,經多層手續審批、周密計算,我們認為去南極是可行的。」

《南極之戀》實景拍攝1個多月,整部電影製作預算共耗資1億元人民幣。比起投資,在有限的時間、用有限人力完成拍攝,成為團隊最大的考驗,能去的只有40人,現場攝製工具也要有精密改裝,不僅要減重,還要發明一些小而巧的裝備,「很多人都想去南極,但我們的名額只有40個,不能多1個。這些人不分部門,到現場啥都要做。」

40人的吃住行,及產生的垃圾,對南極都是負擔,除了讓團隊安全地回來,也不能汙染當地的環境,曹欣說:「這是南極條約的規定,那有嚴格的衛生管理措施,不能帶走一點東西,如種子、動物,也不能隨意搭景,若有類似違反環境的活動,一定會被通報。」極地工作人員前1年就要做好準備,每天靠Google地圖看環境、天氣變化。

#趙又廷 #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