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漢有的沉思禪坐、有的談論佛法,姿態各異,各得其妙。 照片提供吳文成
羅漢有的沉思禪坐、有的談論佛法,姿態各異,各得其妙。 照片提供吳文成
鹿野苑藝文學會吳文成會長為佛教藝術盡心盡力。 照片提供吳文成
鹿野苑藝文學會吳文成會長為佛教藝術盡心盡力。 照片提供吳文成

廿年前山西平遙清涼寺兩尊大菩薩流落於海外,如今於台灣再現,信眾發願歸還給山西清涼寺,再度重現佛教文物回歸的榮耀!不禁令人想起1999年台灣曾歸還山西資壽寺一批明代珍貴的十六羅漢及兩個童子頭像,使其身首復原的創舉,這不僅是兩岸文物回歸的典範,更是當時民間宗教界交流的一項盛事。

資壽寺位於山西省晉中市靈石縣蘇溪村,寺內最引人注目的是正殿內的元代壁畫和各殿內七十九尊明代彩塑像。現存大型元明壁畫,堪與名滿華夏的永樂宮壁畫相媲美。以十六羅漢為代表的明代彩塑更是匠心別具,獨樹一幟,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並於1986年資壽寺定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並被載入了《中國名勝詞典》。

明代彩塑精妙珍貴

未料1993年,十六尊羅漢及兩位童子頭像,忽於一夜之間被盜取,身首異處的十六羅漢飄零海外。雅好文物的震旦集團陳董事長,痛惜宗教文物流落海外,他不惜重金,歷經一年多的蒐集請回台北,並在確認文物身分後,聲明「身為炎黃子孫,看到文物被破壞並流落海外,備感心痛」,願無償捐贈該批十六羅漢頭像,使之物歸原主。這才使流落海外多年的十六羅漢,終於榮歸故里。

鹿野苑藝文學會吳文成表示,十六羅漢之所以如此珍貴,要追朔到宋明時期佛教普及走入民間,佛教造像藝術的審美觀也融入中國本土化,再加上山西省明代時期經濟發達,為全中國保存最多古建築、寺廟和彩塑,並盛行供奉菩薩、羅漢像等,當時造佛像是神聖的功德,所以虔誠的匠師們,會選擇以傳統技法來塑造彩繪莊嚴佛像。也就成為當代最多的佛教藝術文物。

中國彩塑佛像成就非凡,從古代的敦煌石窟延續到山西宋明時期的寺院,都有精美莊嚴的佛菩薩羅漢像。通常彩塑佛像製作方法,首先要訂製木架為主體骨架,再纏繞草繩做出人物大形,在上由黏土和稻草合成的粗泥等待乾燥後,再敷細緻泥土和棉花泥,使素像表面堅固光滑,接著塗上由膠質加白土的地色、最後貼金、著色、敷彩;這些步驟做完後,一尊莊嚴慈祥的佛菩薩像就完美呈現。而山西資壽寺的明代十六羅漢像就是在這樣的傳統技法上,表現出高度的人物寫實風格,和豐富宗教生命精神的藝術珍品,成為一組隨意自由的精妙之作。

佛教文物漸受重視

吳文成說,在中國寺院中常有十六羅漢、十八羅漢和五百羅漢。盛行於世間之十八羅漢圖像,為十六羅漢另加降龍、伏虎二尊者,而五百羅漢,通常是指佛陀在世時常隨教化的大比丘眾五百阿羅漢。

羅漢是佛陀得道弟子修證最高的果位,資壽寺的十六羅漢有的侃侃而談,相貌儒雅溫文,祂們目光睿智,笑容平實親切,各具神韻。有的沉思禪坐、有的談論佛法,姿態各異,動靜不一,各得其妙,儼如隱藏於生活中隨機度化眾生的高僧。這批回歸故里的羅漢頭像,身首重合後舉行了隆重的十六羅漢重新開光儀式,資壽寺又煥發出昔日的神彩。

吳文成認為,無論是這次清涼寺的迎請大菩薩計畫或是幾年前轟動一時的資壽寺十六羅漢榮歸故里,都是希望兩岸民眾能認識到我國傳統佛教精神與珍惜保護文物的永續智慧生命。他說,這批資壽寺羅漢,如同無言說法度眾一般,衪從家鄉身首分離,流落海外多年再到台灣,透過善心人士和兩岸文化界的交流,祂聯繫兩岸民心的傳統宗教情感。所以希望這次規畫的大菩薩回歸山西計畫,也能讓世人正視佛教文物的珍貴性,並凝聚兩岸對於文物的重視。

傳統宗教文物是先民的智慧與生活藝術的結晶,讓佛教文物歸回原處,為兩岸傳統宗教信仰情懷的共同核心,藉此大菩薩榮歸活動,共同珍惜中華傳統文化。

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資壽寺 #羅漢 #流落 #山西 #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