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代初期的林彪。(取自網路)
60年代初期的林彪。(取自網路)
1966年夏,毛澤東(左)與林彪(右)在天安門城樓上。(本報系資料照片)
1966年夏,毛澤東(左)與林彪(右)在天安門城樓上。(本報系資料照片)

林彪進入東北後之發展,與他對蔣或戴笠的承諾背道而馳,他從東北打到海南,導致國民黨失敗的三大戰役,他就參加了兩個,打得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成為中共建政最主要的功臣之一,是什麼原因呢?

鄭介民在接任戴笠軍統局長職務之前,以軍令部二廳工作為重。擔任軍統局長約僅一年八個月即升任國防部次長,與軍統改編之保密局不再有直接工作關係。因此,林彪即使曾承諾為國府工作,應該是與戴笠密談達成之協議,戴笠墜機意外死亡,這條線也因而中斷。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所屬關東軍向蘇聯遠東軍提出停戰建議,並向當地蘇軍洽降。九月,中共成立東北局,毛澤東派林彪赴東北,擔任「東北人民自治軍」司令。中共此時制定之戰略方針為「向北發展,向南防禦」,毛澤東並視東北「有如漢高祖之漢中」。派往東北之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共有二十二人之多,林彪、陶鑄二人即在其中。而毛澤東與周恩來二人在日本投降後兩周,於八月二十七日飛赴重慶與蔣介石會談,同行者無林彪。毛是在重慶停留期間,係以電報指派林彪前往東北。

鄭不知林彪是內線

陶希聖所說蔣介石指示其看一九四五年鄭介民與林彪談話檔案,可能是一九四二、三年之誤。或者,他看到是戴笠所寫與林彪談話報告,陶希聖事後回憶發生錯植。

林彪進入東北後之發展,與他對蔣或戴笠的承諾背道而馳,他從東北打到海南,導致國民黨失敗的三大戰役,他就參加了兩個,打得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成為中共建政最主要的功臣之一,是什麼原因呢?這就說明戴笠一九四六年三月意外死亡後,鄭介民接任局長期間並不知有林彪這一條內線,也就等於說林彪在重慶時與鄭介民見面,只是一般拜會活動。

文強自一九四二年春季起,可能就開始負責戴笠與林彪之間的秘密居間聯絡工作,為何戴笠死後,他也失去了聯繫的功能呢?這又是一個值得探討的題目。

文強於一九二五年六月在湖南長沙就讀藝群美術專科學校時加入了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八月考入黃埔軍校四期,與林彪、周恩壽(周恩來胞弟)編在一個班,文強擔任班長,文強曾因林彪槍枝走火,二人發生衝突,打過一架。一九二六年元月文強加入中國共產黨,同時加入國民黨,但在三月分就脫離國民黨,公開中共黨員身分。一九二七年參加中共南昌「八一暴動」,任賀龍部少校連長,轉戰潮汕地區,但是部隊人數越打越少,最後被迫解散。此後,他轉赴四川,參加中共川西地下組織,三十年代初,當上四川省委常委,川東特委書記。一九三○年,文強被四川軍閥劉湘抓獲羈押,他設法逃出後,被中共四川省委書記懷疑忠誠有問題,表示要「執行鐵的紀律」、「要清洗」階級隊伍,實際暗示要「除去」文強。這讓文強感到寒心,倉皇逃往上海找周恩來,要向黨中央申訴。但這時周恩來已離開上海進入贛南蘇區。文強找不到周恩來,便回湖南,從此與中共脫離關係。

據文強自己透露脫離中共原因,除未能找到周恩來而斷聯外,主要還是多年來,對中共激進路線的失望,尤其對黨內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異己感到心寒。他跟毛澤東也合不來,他在口述自傳裡說:「跟他(毛澤東)抬槓子」、「一直跟他抬到底」,而且還「看不起他」。文強認為毛澤東一直有過激思想。指責毛一手製造「反AB團」冤案,殘殺了無數自己的同志。

文強失望脫離中共

一九三六年文強因在湖南辦報抨擊政府抗日不力,引起軍統戴笠注意,親自說服了文強參加軍統,也重新加入國民黨。抗戰後期,文強被軍統派駐西安擔任華北辦事處主任,兼任冀察戰區挺進第八縱隊司令和第一戰區調查統計室主任,軍階少將,時間為一九四二年春到一九四四年。係在林彪於一九四二年一、二月自蘇返延安,在西安停留近月之後,時機非常巧合。當時文強在軍統內分工正是負責情報與策反。據文強子文貫中推測說:「那時候他會不會涉及對付共產黨?畢竟他了解共產黨的內幕。」

又說:「父親駐西安,是否會捲入國共兩黨的恩恩怨怨裡面去?」從這些資料歸結,一九四二年初,戴笠與林彪應該在西安密晤過,而且係透過文強的關係所安排。不論戴笠與林彪之間有無工作上的溝通,但在反毛與反共意識上,可能有共同一致的理念。依照戴笠過去秘密工作方式,重大內線布建,通常不讓第三人介入,之所以讓文強胞弟文子瞻參與林彪會面,可能文強有意培植乃弟在軍統之發展。後來文子瞻在情報局以高階主管退休。

(待續)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