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抗戰部分將領黃杰(前排左起)、徐庭瑤、杜聿明;劉嘉樹(後排左起)、鄭洞國、邱清泉1942年冬於重慶。(摘自網路)
長城抗戰部分將領黃杰(前排左起)、徐庭瑤、杜聿明;劉嘉樹(後排左起)、鄭洞國、邱清泉1942年冬於重慶。(摘自網路)
蔣中正總統與杜聿明合影。(取自網路)
蔣中正總統與杜聿明合影。(取自網路)

令人難以釋疑的仍是林彪如果確曾對蔣介石表示:「儘管身在共產黨內,將來一定曉得我能為國家做甚麼事。」又與戴笠有某種工作或理念的溝通,那麼林彪自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在東北發起冬季攻勢,「全殲東北國軍」,而且一路打到海南島,這又如何解釋呢?

一九四五年八月抗戰勝利,毛澤東任命林彪為山東軍區司令員,在赴任途中,毛以「萬萬火急」命令令林彪轉赴東北,

出任「東北人民自治軍」司令。同年十月,國府任命杜聿明為東北保安司令長官,十二月「軍統」派文強為東北辦事處處長,兼任東北行營督察處長,東北肅奸委員會主委,東北保安司令長官部督察處處長,特予晉升中將。文強、林彪又在相差數月的時間內分由國共派赴東北,這是第二個「巧合」。雖然目前沒有任何歷史證據直接證明文強負有聯繫林彪的任務,但如果當時林彪確對毛澤東有二心,則文強擔任林彪與國府間聯絡人,的確是最佳人選。

然而至今,令人難以釋疑的仍是林彪如果確曾對蔣介石表示:「儘管身在共產黨內,將來一定曉得我能為國家做甚麼事。」又與戴笠有某種工作或理念的溝通,那麼林彪自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在東北發起冬季攻勢,「全殲東北國軍」,而且一路打到海南島,這又如何解釋呢?

國共山海關戰爆發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八日,國府任命杜聿明為東北保安司令長官後,十一月十五日國共山海關戰鬥爆發。毛澤東致電東北局,指示集中主力,由林彪或羅榮桓親自指揮,堅守山海關、綏中、錦州之線,全殲進入東北之國軍。二十二日,林彪以「東北人民自治軍」司令員名義致電中共中央建議:「目前我軍應避免被敵各個擊破,應避免倉皇應戰,應準備放棄錦州以北二三百里,讓敵拉長分散後,再選弱點突擊。」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同意了林彪意見,因而避免了國共錦州決戰。

其後毛澤東又堅持「死守四平,寸土必爭」「化四平為馬德里。」林彪仍以形勢不利,撤出四平。林彪這些作為,固然也是面對當時國共實力的懸殊,提出後撤保存戰力,但是否有趁機向蔣介石表態其承諾留在共營會有所作為,並協助國軍進入東北之意義呢?

為說明此點,有兩項歷史事實或可說明:第一,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二日,國府東北接收大員「東北行營」主任熊式輝率接收人員,包括蔣經國在內的四十餘人搭機飛抵長春,由蘇聯駐軍迎接入城。但蘇軍未因此而停止阻擾國軍接受東北,於十月中旬,藉故阻擾國軍在大連、營口、葫蘆島等處之登陸,國軍不得不於十一月一日自關內之秦皇島登陸,沿北寧路作正面的推進,但已有利於共軍初期爭取時間布置抵擋國軍的出關。由蘇軍力阻國軍接收部隊登陸東北,及毛澤東十一月十五日指令東北局堅守山海關至錦州之線,阻止國軍進入東北,顯然是當時蘇軍與中共之戰略,林彪逆向建議避戰,讓國軍減少了進入東北接收阻力。如果此說成立,林彪是在實踐他的承諾。

第二,在毛澤東同意林彪十一月十二日建議避免與國軍「倉皇應戰」後,由陳雲、高崗、張聞天三人聯名致電中共中央和東北局表示:「蘇聯對滿州的政策基本上包括兩方面:一方面把瀋陽、長春、哈爾濱三大城市及長春鐵路幹線給國民黨;另一方面,援助我黨在滿州力量的發展」,因此,當前在滿州工作的基本方針是「集中必要的武裝力量,在錦州、瀋陽前線給國民黨以可能的打擊,爭取時間。」「有計畫地主動地和迅速地分散到北滿、東滿、西滿」,「放手發動前線群眾,擴大部隊,以建立三大城市外圍及長春鐵路幹線兩旁的廣大的鞏固根據地」「我們必須經過戰爭及根據地,以達到包圍殲滅大城市之敵及鉗擊長春鐵路幹線,使我們在同國民黨的長期鬥爭中,取得全局的優勢。」

鞏固的東北根據地

陳雲等三人當時也是中共派往東北工作之中央政治局委員,彼等之意見明顯與林彪有差異,毛澤東參照雙方意見,於十二月二十八日自行起草致電東北局指示:「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內容概要:「國民黨在東北一個時期內將強過我黨,如果我們不從發動群眾鬥爭……並動員一切力量從事細心的群眾工作,在一年內,特別是在最近幾個月的緊急時機內,打下初步的可靠的基礎,那麼,我們在東北就將陷於孤立,不能建立鞏固根據地,不能戰勝國民黨的進攻,而且有遭遇極大困難甚至失敗的可能。」毛澤東這一指示,一方面認同林彪建議,即東北共軍實力尚不足與國軍對抗;一方面也支持了陳雲等之意見。從整個內容看,毛澤東是比較偏向陳雲等之看法的。(待續)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