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偽政權周佛海(二排左2)與汪精衛(前排左)、日相東條英機(前排中)合影。(摘自網路)
南京偽政權周佛海(二排左2)與汪精衛(前排左)、日相東條英機(前排中)合影。(摘自網路)
南京偽國民政府主要成員,周佛海(左2)、汪精衛(左5)。(摘自網路)
南京偽國民政府主要成員,周佛海(左2)、汪精衛(左5)。(摘自網路)

戴笠的死,使他與蔣介石之間的聯繫中斷,文強顯然亦無直通蔣之管道,在此情況之下,林彪只有完全回到效忠毛澤東一條路上去了。

據軍統老人喬家才所撰〈戴笠將軍策反奇勳〉一文中,提到一九四○年戴笠策反成功汪精衛政權財政部長周佛海,並將秘密電台架設在周佛海家裡。周的稅警部隊,為汪偽政權的武力中裝備最好,戰鬥力最強的部隊。抗戰勝利後,中共新四軍計劃搶先進占京滬。

戴笠指令周佛海負責保衛京滬,有效地阻止了新四軍進攻。並順利迎接國軍接收了上海。但是戰後肅奸行動中,因周佛海參加軍統工作是秘密的,而其做汪偽政府財政部長是公開的漢奸行為,為免引起公憤,戴笠乃決定先將周交付法辦,再由戴出面證實周佛海對國家、抗戰有功,由法院宣判無罪,以洗脫漢奸罪名。不幸因戴笠之殉職,不能為周佛海作證,周結果被判重刑。

另據《特工王戴笠》一書報導:「在汪偽漢奸中受戴笠之死影響最大的莫過於周佛海。三月下旬,戴笠失事遇難的死訊傳到周佛海等人的軟禁處,恰如一顆炸彈在周佛海……中炸開。周佛海最先控制不住自己,當即絕望地喊道:『雨農死,我也完了!』接著便是痛哭失聲,嘴裡則不停念叨:『一切都完了!一切都完了!』」筆者曾訪問當年負責看管周佛海等人之軍統前輩潘世澤先生,證明確有此事。

轉頭向毛澤東效忠

一九四六年底周佛海被判處死刑,次(一九四七)年三月由蔣介石特赦改為無期徒刑,後病死獄中。林彪在當時仍為中共東北軍最高負責人,雖非如周佛海成為國府階下囚,但也會想到戴笠的死,使他與蔣介石之間的聯繫中斷,文強顯然亦無直通蔣之管道,在此情況之下,林彪只有完全回到效忠毛澤東一條路上去了。

第二個可能:林彪所領導的「東北人民自治軍」,於一九四六年一月十四日改編為「東北民主聯軍」,林彪任總司令。五月三日,蘇軍全面撤出東北,國軍乘勢展開攻勢,逐步控制了松花江以南廣大地區。六月六日,國府提出停戰半個月,其後一再延長,直到十月中旬,達四個多月停戰狀態。

在這個期間,正是軍統戴笠殉職前後,林彪部隊的「敗退」,國府的「停戰」,是否雙方在試探彼此「關係」,無法判斷。但在六月十六日,毛澤東決定由林彪出任「東北局」書記、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兼政治委員,顯示毛澤東對林彪之重視與重用。林彪原只是一個普通的黨中央委員,而其副書記、副政委彭真、高崗、陳雲等都是政治局委員。

彭、陳二人還兼任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地位原均高於林彪,毛之所以如此做,顯然是在使林彪在中共全黨全軍中的政治地位顯得格外突出與耀眼,足見當時毛澤東對林彪已一改平型關一役後之不滿,而寄予充分之信任和重視。

林彪自此在東北集黨政軍三個第一把手於一身。以其職銜來說,共軍中過去只有朱德擁有「總司令」職稱,林彪則是共軍中第二個具有「總司令」稱呼的領導人,這一年林彪只有三十九歲。

在這種與國府中斷聯絡,又獲得毛澤東如此授權重用之下,林彪選擇效忠毛澤東也是合乎人性,感恩圖報的自然趨勢,林彪征戰南北,占領平津,攻略海南,算未辜負毛澤東對他的寄託與厚愛。

事實上,林彪的轉變及對毛澤東的愚忠,在一九四六年下半年已顯示出來。九月三十日,他寫下著名的「指揮要則」五條,要求所屬部隊各級指揮員和政治委員認真學習,深刻領會。自十月起到次(一九四七)年四月,林彪徹底擊潰了國軍杜聿明的「先南後北、南攻北守」的戰略,扭轉了東北戰局,此即前述林彪自此從「戰略防禦」轉入「戰略進攻」。

一九四七年七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毛澤東召開會議,提出追溯自一九四六年七月起五年內打敗國民黨,取得政權的設想。同(一九四七)年九月,林彪將所部統一整編為九個縱隊,三十九個師,連同地方武裝兵力,總兵力達七十三萬人,多過東北國軍的五十萬兵力,林彪並建議獲准將「東北民主聯軍」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顯示他對中共死心塌地,決心叛亂到底。

對中共已死心塌地

九月十五日,林彪發起秋季攻勢,到十一月三日,已攻克城市十五座,擴大解放區為三萬八千平方公里,人口二六○萬餘人,並控制東北大部份鐵路,壓縮國軍在中長路和北寧路的幾個孤立城市內。十二月十五日,再發起冬季攻勢,歷時九十天,至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五日止,林彪占領了東北百分之九十七的土地和百分之八十六的人口,將國軍更壓縮在長春、瀋陽、錦州等幾個互不能聯繫的孤城中。八月,毛澤東再任命林彪為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東北野戰軍司令員,兵力達一百餘萬人。十月九日,林彪下達攻城令,十五日占錦州,十九日入長春,十一月二日陷瀋陽,國軍於十一月九日完全失去東北,遼瀋戰役結束。(待續)

#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