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將領杜聿明被俘時神情。(取自網路)
國軍將領杜聿明被俘時神情。(取自網路)
崑崙關大戰前,白崇禧至前線視察杜聿明之第五軍士兵戰備情況。(本報系資料照片)
崑崙關大戰前,白崇禧至前線視察杜聿明之第五軍士兵戰備情況。(本報系資料照片)

據澳洲記者韓培德引述淡江大學教授李子弋說法:林彪可能認為他的老校長不信任他。國防部前部長高魁元和其他黃埔軍校畢業生都曾向李教授表示過同樣的看法。李說:「結果,林彪要到手中有了某種東西,比方權力,可以顯示一下的時候,才會回來。」李教授目的在說明林彪在成為中共第二號人物後,為何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有密函與國府聯絡的原因。但事實上,林彪在東北時,已握有黨政軍大權,已具有條件背棄中共,扭轉戰局之能力,但是並沒有發生這種事。是什麼原因呢?

從時序上分析,林彪如果確實與國府有秘密聯絡,其之轉變,再回到效忠中共,應是一九四六年三月戴笠意外過世,到六月毛澤東任命他為「東北局」書記,兼任「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權傾一時之後,復加九月遭到國軍全面進攻,促成其之改變。

第三個可能:即前述蔣介石對林彪之不信任。據澳洲記者韓培德引述淡江大學教授李子弋說法:林彪可能認為他的老校長不信任他。國防部前部長高魁元和其他黃埔軍校畢業生都曾向李教授表示過同樣的看法。李說:「結果,林彪要到手中有了某種東西,比方權力,可以顯示一下的時候,才會回來。」李教授目的在說明林彪在成為中共第二號人物後,為何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有密函與國府聯絡的原因。但事實上,林彪在東北時,已握有黨政軍大權,已具有條件背棄中共,扭轉戰局之能力,但是並沒有發生這種事。是什麼原因呢?

林彪掌權卻未叛亂

一個是他根本未曾向蔣介石及戴笠表示過續留在中共內部,待機發揮作用;一個就是他認為蔣介石不信任他,特別是在戴笠去世,他與蔣的聯絡密道中斷後,在其後幾個月中,都未能獲得蔣介石進一步聯繫指示,可能堅定他認為蔣對他不信任,或者認為蘇軍自東北撤出後,他之「退卻」,國軍進展迅速,是引起蔣誤會他不堪一擊,不足為恃。

而在當時東北國軍保安司令長官為杜聿明,是黃埔系中最受蔣賞識親信之一,也許激起林彪擊敗杜聿明之心,以顯示誰強誰弱。

據荊自立將軍透露,在一九四六年五月,中共作戰科長王繼芳向國府投誠,提供共軍內部之情報甚多,其中不少涉及到林彪,蔣介石看過王繼芳之情報後,在日記內寫下對林彪的批評「無智低能,出乎想像」。證明蔣對林彪之不信任屬實。

蔣飛東北指導作戰,更有可能引起林彪誤會,蔣不但對其不信任,還要徹底消滅他和他的部隊,因此激起林彪鬥志,非在東北表現一下給蔣看看,在九月份下頒給部隊幹部「指揮要則」五條後,即從退卻轉為攻擊。十一月二日,全殲杜聿明部所屬二十五師,俘虜師長以下八千多人,獲得毛澤東致電嘉勉。到一九四七年四月,杜聿明的東北作戰構想完全失敗,國軍被迫由攻轉守,從此一蹶不振。

文強是否擔任林彪與戴笠之間的聯絡人,還有其他旁證可作參考,亦即林彪的女兒林立衡與文強的么兒文定中,仍保持著良好關係,文定中並成了林立衡與外界聯繫的管道。

文強為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第二十三代孫,毛澤東的母親文七妹是文強的姑母,故文強要稱毛為表兄,但文強一生看不起毛澤東。文強在離開東北投靠程潛後,杜聿明也出任徐州「剿總」副總司令,因杜在東北時,十分賞識文強,故邀文強出任「剿總」副總參謀長,再代理總參謀長,官階維持中將不變。一九四九年元月,因徐蚌會戰(中共稱淮海戰役)兵敗被俘,被中共關押達二十七年之久。文強被俘後,被定罪為「甲級戰犯」,而杜聿明反而只被定罪為「乙級戰犯」,原因不明,這恐怕跟他曾脫離共產黨(叛黨)及參加軍統(特務)有關。

杜聿明文革遭整肅

文強與妻子葛世明,生有三個兒子。文妻於一九五五年春,因不堪中共迫害自戕,子女由文妻奶媽阿婆帶大。據文強子文貫中說:「一九六五年秋天,中共曾安排他們父子會面,並告訴他們:『每次報上去特赦名單上有你父親名字,但最後的名單要由最高層決定,前幾次沒能通過最後一關。』那麼是不是毛澤東或者周恩來將我父親卡住了?會不會他們感到父親放出來對他們有所不便?他知道的事情畢竟太多了!究竟是怎麼回事,不得而知。」

杜聿明早在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四日已獲特赦,而文強直到一九七五年三月十九日獲釋,其間相差達十五年多,文強對此曾憤恨不平,但在與過去同被俘之國軍將領杜聿明、宋希濂相聚,才瞭解到,他們雖比他早十多年獲釋,卻比他慘很多,「文革」中多被整得家破人亡,倖存者也有一籮筐血淚故事。文強最後一批被「特赦」,沒想到竟逃過一劫。(接下頁)

#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