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G亞太洗錢防制組織還沒來台進行洗錢防制評鑑,台灣的銀行業者又因美國對伊朗實施的貿易制裁而再度拉警報。外電報導,美國徹底執行對伊朗的貿易制裁,使相關貿易以及金流重心已從美系銀行轉到亞洲地區銀行,不僅南韓,甚至以出口貿易為經濟基礎的台灣也被關注,這也再度敲響台灣金融業者的洗錢防制警鐘。

金融業高層指出,現在台灣全體金融業須以兩種方式因應,一是在出口押匯業務上,除掃描匯款金流的往來地區是否為受貿易制裁國家,倘若不是,下一步則須檢視「物流」,透過調查「出貨單」了解出口的貨物是否運往伊朗。二是與伊朗有關的進出口外匯,不宜再用美元交易,而應全面改走台伊清算機制路線,目前台伊清算機制則採用日圓交易。

大型行庫高層私下指出,原本最安全的方式就是走台伊清算機制,因為該清算機制是用日圓,而非用美元清算交易,如此一來可避免對美伊貿易制裁「誤觸地雷」,但由於去年日圓大貶,使得許多出口廠商傾向直接用美元清算交易,如此一來,風險甚高。更嚴重之處在於目前台灣仍有不少銀行內部人員還不知道美方現在的態度是只要交易幣別用的是美元,除了要求檢視金流往來是否涉及貿易制裁對象以外,「連物流也要查」。

舉例來說,某銀行的客戶接受來自新加坡的一筆訂單及美元匯款後,由大陸的代工廠出貨到伊朗,銀行僅看到匯款是來自新加坡,可能未進一步掌握最後出口國。

行庫高層指出,未來物流也會成為美國進行調查的重點,倘若銀行未進一步了解貨物的最終出口國,一經美方調查違規,不僅廠商受罰,銀行倘若未予申報,也會遭受處罰。至於擔綱國銀的跨國美元清算交易的兆豐銀紐約分行,恐怕也會有無端遭「連累」的風險。

一位了解美方規定的國銀法遵人員指出,擁有78家會員銀行兆豐銀紐約分行,每天都有約4千筆交易,其中會員銀行間的匯款若出現差額,均由兆豐銀行以統包式的方式補足,但若會員銀行間的交易,經美國調查與伊朗等受貿易制裁國家有關,則兆豐銀就連「補差額」也會一起遭殃,這也將使兆豐銀未來在執行美元清算任務時,恐面臨更大的風險。

#銀行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