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是國民革命軍編制,1938年12月,周恩來(左)與葉劍英在桂林穿著國軍制服。(摘自網路)
八路軍是國民革命軍編制,1938年12月,周恩來(左)與葉劍英在桂林穿著國軍制服。(摘自網路)
百團大戰中,八路軍攻克淶源縣日軍據點東團堡。(新華社)
百團大戰中,八路軍攻克淶源縣日軍據點東團堡。(新華社)

紅軍大學於一九三七年元月改名為「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簡稱「抗大」),將學生招收範圍擴大到黨、政方面,更擴張了毛澤東的勢力,鞏固他個人的地位。「抗大」仍續由林彪擔任校長兼政委,毛則繼續講述其思想理論,「論持久戰」即在此一時期所講。

1936年七月,美國記者愛德格‧斯諾訪問保安,特別採訪了林彪。斯諾在所著《西行漫記》一書中,有一節記述採訪情形:「這個(紅軍)大學的校長(林彪)是二十八歲(事實是二十九歲)的軍隊指揮官,據說他從來沒有打過敗仗。……林彪是三、五個從未受過傷的紅軍指揮官之一。這是他和毛澤東所共有的聲名。他在前線作戰了百餘次,在戰場指揮了十餘年,經受了他部下所熟知的種種艱苦,而南京方面對於他的首級又有拾萬元懸賞,他還是十分健康地活著,神秘的受不到傷。一九三二年,林彪任紅軍第一軍團總指揮,這一軍團當時有兩萬支步槍,成了紅軍最可怕的一部份。多半由於林彪那非凡的軍事才能,這一軍團把一切奉派來剿共的政府軍擊破,打敗,或者解除武裝,而本身從未敗潰。……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他就已博得了紅區以外的贊許。……他被稱做『突擊』戰術的創始者……紅軍第一軍團的許多勝利據說都可歸因為其『突擊』戰術的巧妙運用。」這是中共利用斯諾進行國際宣傳的手法,事實上林彪在六○年代,曾親口說他在閩西漳州一帶負過傷。

毛澤東任軍委主席

「西安事變」前夕,十二月七日,中共中央擴大了軍委組織,由毛澤東任主席,周恩來、張國燾任副主席(抗戰開始後由朱德任副主席),朱德,彭德懷、林彪等二十人為委員。此時,毛澤東正式成為名符其實的中共中央軍事最高領導人。

西安事變後,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日戰爭爆發,九月國共達成第二次合作協議。中共紅軍改編為國軍第八路軍,毛澤東讓林彪回到部隊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長,進駐晉察冀邊區。

九月二十二日,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之一部向平型關進犯。閻錫山要求八路軍配合作戰。毛澤東指示林彪:「我軍應堅持既定方針,用游擊戰配合友軍作戰。……基本不應動搖此方針。」林彪回電:「應堅持集中一個旅,暫時不分散。」等於拒絕了毛澤東的指導。毛澤東只得答應:「這種一個旅的暫時集中,當然是可以的,但如許久還無機可乘時,仍以適時把中心轉向群眾工作為宜。……林(彪)率陳旅即使能打一、二勝仗,不久仍須轉向五台來的。」

林彪親自偵查選擇平型關東北地區預判日軍必須經過之道路兩側高地,決定採取一翼伏擊的戰術襲擊日軍。二十五日晨七時許,日軍進入伏擊地域,因雨後道路泥濘,車輛人馬擁擠,行動緩慢,林彪命令全線開火射擊,重創日軍,共殲滅日軍一千餘人,繳獲步、機槍千餘挺,和大批軍用物資,為中國抗日戰爭開始後,首傳捷報。中共乘勢宣傳,林彪因而聲名大噪,亦提高了毛澤東和共軍國際名聲。林彪雖立此大功,但毛澤東心有不滿指責林彪:「目前紅軍不宜過早暴露,尤不宜過早派遣戰術支隊,……暴露紅軍目標,引起敵人注意,那是不利的。」爾後即禁止再有類似平型關戰役對日軍積極作戰的事件發生。

在平型關戰役後,朱德、彭懷德未體認毛澤東意圖,仍發出「軍分會對目前華北戰爭形勢與我軍任務的指示」,主張八路軍應積極配合國軍,殲滅深入山西之日軍。毛澤東對此多次提出批評,堅持八路軍應成為山西游擊戰爭之主體,在「統一戰線」之原則下,放手發動群眾,擴大自己,徵集給養,收編散兵,而不是配合國軍作戰,亦不靠國民黨發餉,而是自己籌備供給。事實上,在抗戰期間,毛澤東在日本占領區積極發展游擊戰,目的在建立根據地,壯大自己,而非真正抗日,所以不贊成林彪的積極抗日態度,而從林彪堅持打平型關一役,亦顯示其是一位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者。

愛國主義抗日英雄

平型關一役後,林彪成為全國知名抗日英雄,各方賀電紛至,蔣介石亦有賀電,表示「深堪嘉慰」。此所以,林彪一九四一年底自蘇返國途中,蔣介石會電令戴笠和沿途國軍「以禮相待」,「護送到延安」。但是林彪卻為此役付出慘痛代價,日軍為報復林彪,於一九四一年燒毀了林彪湖北黃岡祖厝,乃父林明卿被迫舉家南逃,林彪母親在一九四三年九月十九日逃至廣西柳州病故。其他在逃難路上病故的還有林彪四弟媳、四弟的女兒等人,林明卿三年後輾轉到延安。中共建政後,林彪派人去柳州找母親墓地,已找不到。(待續)

#八路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