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年初,大陸依例發表以三農(農業、農民及農村)為主題的「一號文件」,以示對農業部門的重視。和往年不同,今年的一號文件不再是針對當時農業發展的問題,提出一些短中期的重點發展與改革措施,而是配合習近平在十九大的新時代重點方展目標,在聚焦於中長期的鄉村振興戰略。

這個與大陸全面發展完全對應的農業版本,也是要解決農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到2020年時,鄉村振興的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鄉村振興取得決定性進展,農業農村現代化基本實現;到2050年,鄉村全面振興,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全面實現。

多年以來,大陸把「農業、農村、農民」當作一個三位一體的獨立問題來處理,其實這三者轉型與發展的方向經常並不一致。在經濟發展過程中,農業限於資源特性,在GDP所占的比重呈明顯下降趨勢,而大陸要提升農業競爭力及農民所得,農村人口流出是必然之事。當前大陸戶籍制度不但不能擴大農村人口流動,反而會累積農民工回流的壓力。

在人口由農村流向城市之際,也必須有部分人才及資源流向農村,為農業升級及農村發展提供支持,這方面的資源流動與配置,不應再走計畫經濟的老路,而應建立起相應的市場化機制加以推動。從這個角度思考,產權明晰化是施政的基礎。過去由於意識形態的限制,大陸把產權分為所有權與使用權,兩權分離延續多年,已無法適應當前農村的發展,將兩權合一是合理的作法,而不是在承包權下再增加經營權,三權分置固然可以解決眼前部分困擾,但將使制度運作的交易成本增加,不利於長期市場效率的發揮。

一號文件提到: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把制度建設貫穿其中,要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這是非常中肯準確的論述,如果要解決農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而又不能大幅重組農民群體,農業改造升級的空間將十分有限,新農村營造也必然備多力分,事倍功半。從整個一號文件內容看來,2020年短期工作內容十分具體到位,2035年的農業現代化景況尚可就現今世界上的典範加以想像,而2050年的美麗新農村,實在過於夢幻,且充滿計畫色彩。

解決三農問題的當務之急應將三農問題分別處理,才能逐步釐清問題背後複雜的機理,正確援引中外經驗,找出具體可行的途徑。此次一號文件承襲十九大之振興鄉村戰略,以「鄉村」一詞取代過去常用的「三農」,顯然是一種進步。鄉村問題的解決,必須從城鄉互動的角度思考;生產要素應按比較優勢的原則在城鄉之間配置與流動,政府的作用是維持市場機能的正常運作,彌補市場機能的不足。從這角度思考,提升農村義務教育品質、給農民工落籍及市民待遇是短期努力的目標;讓農民擁有完整的農地產權,同時建立全面的社會保障制度,應是長期努力的目標。(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特約研究員)

#農民 #鄉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