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國際場外衍生品市場的發展歷史和成交規模,大陸的場外衍生品市場尚在起步階段,但有著不可估量的發展前景。目前大陸對場外衍生產品交易的風險管理需求正在日益增長,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利率及匯率市場化改革使得大陸金融機構管理其外幣資產風險的需求不斷增加。

近年來,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和利率、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推進,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斷提升,利率和匯率形成機制也更加市場化。中長期來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雙向波動特徵將更加明顯。在此背景下,大陸的金融機構越來越多地開拓海外和國際業務,外幣資產及負債不斷增加。

據大陸外匯管理局的統計顯示,短短1年內,大陸商業銀行對外債券資產由2015年底的484億美元倍增至2016年底的952億美元,占海外金融資產總額的比率由7%升至11%。大陸央行資料顯示,大陸金融機構的境外貸款由2015年1月的2兆3280億人民幣增至2017年4月的3兆5000億人民幣。

隨著大陸資本市場開放的提升,市場對有效對沖風險的管理工具需求大幅提升。然而,標準化場內工具如債券期貨,未必能很好地匹配大陸金融機構的獨特需求,隨著利率波動增加,促使更多投資者以利率掉期(即利率互換交易)作對沖用途,銀行間市場的利率掉期交易金額大升。

同時,隨著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化改革帶來的外匯風險增加,大陸金融機構紛紛通過買賣外匯衍生產品作為對沖,帶動境內銀行間市場的外匯衍生品交易急劇增長。通過利用利率互換交易和外匯掉期等具有量身定制條款的場外產品,這些機構得以為他們持有外幣資產的到期日進行匹配。可看到,這類場外衍生產品交易越來越多。

第二,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大量基建專案和不斷擴大的跨境資金交易使得大陸企業管理外幣資產風險的需要日益增加。

在大陸市場開放進程中,金融機構也越來越多與海外金融機構開展國際業務。首先,隨著一帶一路的推進,沿線國家將開展大量基建專案,預計大陸在參與這些專案方面將發揮重要作用。根據普華永道估計,2016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新公布的專案總額上升至4000億美元,同比增幅2.1%,最終價值漲幅可能高達10%。

亞洲開發銀行的報告顯示,直至2030年,發展亞洲地區將需要投資26兆美元或每年1.7兆美元建設基礎設施,以維持其增長勢頭。基建投資的落差(投資需求與現行投資水平之間的差額)在2016年至2020年的5年期內,預計占該地區國內生產總值的2.4%。亞洲開發銀行預計這一落差通過財政改革可填補40%,通過私營部門可填補60%。大陸金融機構和大陸推動的專業投資基金、多邊金融機構將在資助一帶一路專案方面擔當重要角色。2016年,大陸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額約為9535.9億美元,工程合約總額約1260.3億美元。

同時,大陸一直鼓勵境內企業「走出去」,進行全球布局來促進本土產業轉型,並以此作為企業改革的重要內容。因此,企業發展國際業務,包括進行有效的併購是重要發展方向之一。大陸銀行可通過發行債券等多重方式為這些企業提供外幣資金。

如上所述,由於國際貿易、一帶一路基建專案及企業發展國際業務都需要資金,大陸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表中外幣的占比將不斷增加,其中又會以美元占最大部分。外幣資產的利息收益會受到利率風險及匯價風險的影響。因此,大陸金融機構對使用風險管理工具對沖外幣資產利率及匯率風險的需求將不斷增加,除了越來越多利用境內場外市場上的風險管理工具外,也需要與境外機構進行場外利率及外匯衍生產品交易,為其日益增加的外幣資產作對沖,使得相關需求也逐步增加。

(作者為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

#大陸 #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