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吳敦義還在為是否申請赴陸頗費思量之際,新北市長朱立倫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成功登陸訪問,雖然相關行程盡量凸顯城市交流的主題,但其先後會見新任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和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的安排,也意味著大陸對其重視與禮遇。他也成為大陸新一屆領導集體正式確立以來,第一位正式訪問大陸的台灣主流政治人物,歷經2016年大選慘敗之後的沉潛,朱立倫藉此機會也終於重回一線政治圈。

藉助登陸重回一線

正面來看,朱立倫雖然在上次大選中元氣大傷,但也並不意味著政治生命的完結,而他也在休養生息,繼續積蓄政治能量,其副手侯友宜在新北市長選舉中的當仁不讓,也為其繼續鞏固政治地位提供了足夠籌碼。在此基礎上,朱立倫如果還能延續其與大陸的互動關係,特別是在吳敦義面對兩岸議題猶豫不決的情況下,能夠展現處理兩岸問題的能力,那他仍有極大的可能重新贏得2020大選的門票。

至於負面批評,自然不會跳脫出親中賣台的框架,很多人就指責他自甘於配合大陸的分化策略,充當制衡黨內制衡吳敦義的力量,也充當制衡蔡英文的力量。

實際上,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評論,其實都還著眼於當下政治情勢的分析,無非就是兩岸互動的勾心鬥角以及最多兩年之期的選舉布局,但卻都對朱立倫這一舉動的長遠指標意義視而不見。朱立倫長遠政治算計,這在台灣政壇路人皆知,因此,他的政治抉擇也常常反映出台灣政治情勢的春江水暖。

也就是說,朱立倫此次藉助登陸效應重回政治一線,其實反映了大陸影響力的實質提升,從此以後,起碼國民黨內的政治人物,恐怕都需要得到大陸的一層加持,才能真正在黨內立足。而在此之前,國民黨內的一線政治人物一般都是在黨內立足之後,才去大陸訪問,也就是說,與大陸的關係以及處理兩岸問題的能力,在過去只是其鞏固政治地位的必要條件而已,但如今,已經變成了充分條件。

台灣政治的一大特色就是,候選人要想贏得總統大位,最重要的加持就是美國,這也是為什麼無論藍綠候選人,都要在選前親自或者派核心代表前往華府溝通的原因,只有得到美國的認可,其勝選概率才會大大提升。如今,情勢恐怕要翻轉過來,未來的候選人恐怕不僅要說服選民相信自己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甚至還需要親自走一遭,直接接受大陸的檢驗,某種程度上說,2015年的洪秀柱已經開啟了這一步,只可惜後續經歷了換柱風波,這一效應沒有延續下來。當然,更重要的是,這一進程還需要傳導至第三方的候選人乃至最終讓民進黨候選人也不得不選擇登陸,才能最終確立大陸的實質影響力。

大陸的實質影響力

雖然在此之前,國民黨本身也是靠2005年連戰的首次登陸贏得回春機會,這其中的差別在於,之前主要是國共層面的影響,透過國共交流,國民黨在政黨層面證明自己具備處理兩岸問題的能力,而現在則是個體層面,個別的政治人物要靠大陸加持來獲得最關鍵的政治能量,以贏得包括黨內在內的政治優勢。

也有人會認為登陸有沒有用,看看回來的民調就知道,這顯然又是犯了短視的毛病。事實上,美國的加持之所以有用,當然不是讓選民感受到安全感,更重要的是還是政治人物以及工商界由此得以確認政治動向,進而傳導至一般選民,這是因為美國的影響就是體現在對政商層面的綿密關係,而現在大陸所在做的,其實就是在政商層面逐步對美取而代之。

不過,朱立倫的此番登陸,只是指標意義,並不意味著大陸對台實質影響力的建構完成,要真正能夠具備美國那樣的政治影響力,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朱立倫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