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開打,有兩個因素將必然影響台灣,一是台灣的周邊貿易環境問題,賴清德要清查其中的中國因素;二是蔡英文政府根本未了解國際政治經濟史的發展史。

自美國川普政府上台、退出TPP之後,亞太地區最具有影響力的國際經貿組織,僅存RCEP。如果稍加了解,當知RCEP的發展史是從本世紀初期的「東協加1」,到「東協加3」再到「東協加6」後,這一路開展過來的;所謂的「東協加6」,就是東協10國再加上中國、日本、南韓、紐西蘭、澳大利亞和印度。這個組織大致可望在今年內完成。當然,僅從此一組織的結構,就可以看出中國在其中的主導地位。

台灣與RCEP的經貿易關聯性在進出口占了台灣的59%以上;換言之,台灣的對外經貿活動,可能60%都有「中國因素」。這10多個國家地區的投資、交叉持股與轉投資的過程在過去十餘年間的發展,可能釐得清嗎?

美國從上個世紀80年代就喊出「自由公平的貿易」的口號,到現在川普仍沿用,殊不知,這是國際貿易上最大的謊言,如果是要自由貿易,因為各種發展階段的需求不同,必定不可能有所謂的公平;反過來說,要限定在一定的公平概念下,政府介入者勢不可免,一如川普政府目下所為,又何來自由貿易可言?

其實,中國當下也碰到了類似的情況;此番北京希望能購買或併購美國的高端產品,但往往為川普政府所否決,日前的博通併購高通案遭拒就是最好的例子。更何況,還有一個尾大不掉的「國家安全」的理由?

有意思的是,貿易的順差與逆差之間的計算,美國也有其獨特的算法。台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到後來,美國在冷戰結束、國際情勢變遷的情況下,同時在發現台灣幾已與法國談定幻象2000的高性能戰機之後,突以老布希選舉之需為由,決定賣F-16給台灣;可是這數以百億計的金額,並不能算在平衡貿易逆差之中;美國的理由是,「軍售是屬於收支的平衡不屬於貿易,所以不能用以平衡逆差的數字」。

所以,所謂的貿易逆差的出現,更重要的是,因為美方自有其限定不准賣並限定只准買的過程。所以很清楚的是,美國的作法是,我只賣我要賣的東西給你,你也只能買我要賣給你的東西。

無疑的,因為這背後隱藏了未來的霸權與主導權之爭。其中又隱含了美國對一個相關國家的角色的設定與限制。截至目前,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品的高關稅抵制,不就是從市場端去對中國相關發展的杯葛?這與貿易的公不公平有什麼關係?(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貿易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