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卡達去年6月被控支持恐怖組織,慘遭沙烏地阿拉伯與巴林等鄰國孤立。不過該波灣小國卻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意外加速經改的推行。

■While Saudi-led sanctions on Qatar have caused pain, they also had the expected effect of accelerating some reforms.

卡達從半島成為實際的孤島已有9個月時間。到目前,這個面積小、但財力驚人的波灣國家已習慣這個被孤立的事實、發展新的貿易路線與盟友,並可能在未來幾年影響中東局勢的平衡。

去年6月,沙烏地阿拉伯、巴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突如其來的與卡達斷絕外交關係,秉持理由是卡達支持恐怖主義活動。他們取消直飛班機,關閉與卡達所有陸路邊境和貿易關口,藉此向卡達施壓,迫使它與伊朗斷絕關係。

無論如何,卡達卻成功的抵抗這些壓力。該國政府揚言,不會向這些鄰國投降。

卡達政府通訊部門負責人夏卡薩夫(Sheikh Saif bin Ahmed Al-Thani)表示,「他們不要我們自行做決定,卻反而要為我們做決定」。他認為這些國家想要卡達成為乖乖牌的想法是大錯特錯。

他警告「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若像沙國這樣的激進做法成為新常態,恐使波灣地區未來「陷入險境」。

為因應禁運危機,卡達轉而向土耳其與伊朗建立新的貿易路線。這兩國還提供卡達領空與陸地通道。

布魯金斯多哈研究中心研究員卡比尼(Nader Kabbani)警告,沙國為遏止伊朗勢力坐大而制裁卡達的作為,反會適得其反。他指出卡達與伊朗、土耳其建立的新貿易路線早晚將變成穩定的常態,對該地區未來的地緣政治將造成影響。

波灣齟齬 國際外交斡旋

至於在卡達仍維持重要軍事設施,並憂心伊朗勢力在波灣日益擴大的美國,則企圖扮演和事佬,為卡達與其鄰國的爭端進行調解。美國總統川普今年2月曾與卡達、沙國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領導人交換意見。這波灣3國領袖預定未來幾周將飛往華府與川普會面。

目前包括科威特與歐洲國家也曾對波灣的外交齟齬進行斡旋,不過最後仍是徒勞無功。

卡達的夏卡薩夫表示,「迄今沒有跡象顯示這些封鎖我們的國家,願意坐在談判桌前,與我們討論之間的歧異。」

沙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埃及對卡達最大的不滿,在於該政府與伊斯蘭國家的友善關係,以及它與支持恐怖主義的伊朗走得太近。

雖然由沙國帶頭對卡達實施的制裁,的確對後者帶來陣痛,但在同時也意外加速卡達的改革腳步。卡達已廢除對80國民眾的簽證要求,轉而提供海外人士永久性居留權,並且還設立自由經濟區。另外該國還計畫為選舉進行立法。

改革求存 經濟拚逆轉勝

卡達金融中心執行總裁由塞夫(Yousuf Mohamed al-Jaida)認為,「如果卡達未遭到孤立,這些改革勢必花更多時間」。他說就商業而言,「這反而是不幸中的大幸」。

國際貨幣基金(IMF)今年3月發布聲明,預估卡達今年經濟成長可達2.6%。它在當時還聲稱,卡達與鄰國外交爭端對經濟與金融造成的直接衝擊,正逐漸在消退中。IMF說,「即使經濟活動曾受影響,多數都為時不久」。

#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