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平凡的世界》劇照。(取自新浪微博@電視劇平凡的世界)
電視劇《平凡的世界》劇照。(取自新浪微博@電視劇平凡的世界)
袁弘常與網友分享與老婆張歆藝的點點滴滴,甚至不惜自毀形象。(取自新浪微博@袁弘)
袁弘常與網友分享與老婆張歆藝的點點滴滴,甚至不惜自毀形象。(取自新浪微博@袁弘)
袁弘擺脫古裝王子形象,在《槓上開花》飾演混混。(取自新浪微博@電影槓上開花)
袁弘擺脫古裝王子形象,在《槓上開花》飾演混混。(取自新浪微博@電影槓上開花)

頂著「古裝劇小王子」的頭銜出道,大陸藝人袁弘的演藝道路,如同其他有內心追求的演員一樣,從未滿足在一部作品安靜地做一個美男子。所以《步步驚心》爆紅後,他沒有繼續在古裝偶像劇奮馬揚鞭,而是轉向不同角色的嘗試。在他看來,重大事件的節點上,都是命運安排好的。

1982年袁弘出生於湖北武漢,從小過著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生活,甚至連兒時夢想也是當科學家。人在命運的交叉口,總是無意識地被推了一把。

考進上戲是命運安排

袁弘把自己考進上海戲劇學院的經歷看成是「命運安排」。高考前,某位同學說,要考北京廣播學院,已經訂好了來回車票和旅店,他慫恿袁弘,「一起去吧,你只要跟家裡要火車票的錢,其他的跟我一起住就可以。」當時袁弘決定去試一試。

他一路進了三試,考官要求演小品,他就按考官說的去做,形體只會做廣播體操,考官說「那你就做操吧。」考聲樂,他唱了一首劉德華的〈忘情水〉,配合手拿麥克風的深情狀,把老師都看樂了。三試後,學校寄來文化課考試通知,袁弘一想,就讀這個吧,北京廣播學院表演專業,也挺好的。

結果袁弘的同學沒考上,要繼續參加上海戲劇學院在武漢的招生考試,並再次邀約袁弘陪他一起考。袁弘又參加上戲的招生考試,最終就讀於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

上大學後,面對全班的文藝特長生,袁弘如「段子」般存在。別說表演經驗,唱歌跳舞也不拿手,就連普通話也說得一口武漢腔。為此,他苦練一段時間,每天早上起來壓腿、練台詞。到大三時的實習大戲,老師讓袁弘演男主角,那一刻,他找到當演員的自信。

袁弘上大學時趕上大陸偶像劇起步,不少港台公司來挑演員。他剛進大學就有台灣經紀人想和他簽約,結果他把人家搞得很鬱悶,「我說我不簽約,我的目標是要進入北京或上海的藝術劇院。」

演農家子弟甩10公斤

2011年宮廷劇《步步驚心》大紅大紫,袁弘憑藉十三阿哥胤祥成為當紅偶像小生。十三阿哥瀟灑不羈而又重情重義,很有觀眾緣。

其實拍《步步驚心》時,袁弘已出道7年,每個角色都是風度翩翩的古裝美男。這7年中他學會一件事,不要對一部戲抱有太大的幻想和期待。所以,起初他只是單純地被這個角色打動。

《步步驚心》後,從《真愛惹麻煩》到《天使的城》,從《華婿引之絕愛之城》到《秀麗江山之長歌行》,袁弘嘗試不同風格的角色。在電影《槓上開花》,他飾演一個有紋身,脖子掛大金鍊,穿花襯衫,踩著夾腳拖的小混混,靠著大哥的氣概,哼著「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尋找著自己的明天。

袁弘也在尋找,因為出道開始就在演偶像劇,他試圖脫下「偶像演員」的包裝,做自己覺得有意思的事。從《步步驚心》的「十三爺」到《平凡的世界》的「孫少平」,對袁弘來說是一次轉變。

2015年,袁弘在大陸作家路遙同名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平凡的世界》,扮演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家子弟孫少平。起初看小說時,袁弘覺得有點難以進入,因為這個角色離他太遠。可是後來看進去,覺得有意思,他的第一反應是要演,「我自認為沒有偶像包袱。這個事我是可以做的,你們給我貼這些標籤,我就要證明給你們看,我不是那樣的。」

帶著一點賭氣和不服氣,袁弘接下《平凡的世界》。開始演了,才覺得真的很吃力。首先面臨的就是減肥,因為孫少平是在勞動中餓暈的中學生。於是袁弘幫自己定了一個目標,減肥10公斤,每天只吃少量的水煮蔬菜,沒有油,水煮幾片肉,然後瘋狂地運動,從73公斤左右減到63公斤。某次做完伏地挺身後,袁弘就躺在墊子上直接睡著了。

劇中的孫少平也背負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家人期待他做個好學生後當上村長,可是他不要這樣的工作,想要去陌生的世界闖蕩,吃不飽、穿不暖,加上還要幹重體力活兒,跟袁弘當時的狀態很像,在那一瞬間,他找到孫少平的魂。

拍無憂公主遇真愛

袁弘在微博上常有一股輕鬆隨意的「不正經」氣息,經常曬恩愛的他,私下卻是有擔當、有胸懷的男人;袁弘拍攝《無憂公主》時,遇到同為演員的張歆藝,因為脾氣相投結良緣。

由於他是張歆藝的再婚老公,常有好事者拿來說嘴。對此,袁弘並沒有避而不提。某次節目,袁弘爆料,張歆藝第一次結婚時,他被朋友拉去婚禮現場喝喜酒,「結果誰想到,張歆藝後來成了我的太太。」

談到相處中碰上分歧要如何處理時,袁弘直言:「我平時沒有啥分歧,最多是她吃麵我要吃粉條。」

#袁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