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在「卡管」逾3個月後,宣布籌組「跨部會諮詢專案小組」,要「釐清相關爭議」,小組首次開會3小時,卻是意見紛紜,找不到共識,最後只好由教育部長親自上陣,要求管中閔「出面說明赴陸兼疑義」,說這是政務官的「義務」。

然而,管中閔的助理表示:教育部循人事系統的「保密」管道,以「便箋」要求台大管理學院去函大陸高校調查,從頭到尾「保密防諜」沒有隻字片語要管出面,現在卻怪管沒有出面說明,「到底要說明什麼?」又要去「跟誰說明」?

繼藍委爆料指出內政部長葉俊榮在大陸兼課之後,國民黨團又召開記者會,指出19名學者出身的民進黨政務官,也有「赴陸兼課」之嫌;同時「台大自主聯盟」更到台北地檢署告發教育部長及人事處長瀆職,結果是教育部長潘文忠自己辭職下台。

然而,潘文忠辭職之後,這個案件是否就此落幕?未必盡然。在「卡管」案件鬧得紛紛擾擾、不可開交之際,文化大學董事長則在幾家媒體上刊登廣告,暴露該校董事會遴選校長的內幕。這個「自暴其短」的廣告看起來跟「卡管」案並不相干。然而,把它跟最近幾家公私立大學校長遴選的紛爭一起考量,我們不難看出:從1994教改啟動以來,今天台灣的高等教育體制已經走到「全面崩潰」的邊緣。

許多大學的院長、系主任等行政職缺因為資源短缺,入學率又年年降低,成為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燙手山芋」;還保有一點資源的職位則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大家一起「拉幫結派」,搶得頭破血流,連人際關係基本的「臉面」都顧不得了。

教育部本來應當針對台灣當前面對的教育問題,以教育專業逐一加以解決才對。可是,從1994教改啟動以來,主導教改的「諾貝爾獎得主」始終是以「政治掛帥」的態度在對教育部下指導棋。蔡英文起用「台獨工作者」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之後,教育部不僅是「不務正業」,而且自甘成為「台獨基本教義派」的馬前卒。所以一個看起來十分單純的「台大校長任命案」,就搞得複雜萬分。

只要「台獨基本教義派」認為台大校長這個職位仍然還有一些剩餘價值,他們就不肯放手,仍然會給新的教育部長出點子,而這位未來的教育部長也要絞盡腦汁,為上級的「台獨工作」賣命,繼續「不務正業」。什麼叫「學術交流」?什麼叫「雙重標準」?什麼叫「依法行政」?跟「台獨工作」的「大業」比起來,這些說詞算得了什麼?

(作者為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