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在台北市的選民基礎和選舉格局,原來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勝選無望、分裂必輸」。也就是說,如果民進黨跟國民黨的候選人一對一對決,單從台北市的選民結構來看,民進黨的勝選概率也相當之低,除非民進黨派出強棒候選人,而同時國民黨則派出不堪一戰的人選,即便是這樣,也必須要有一邊倒的社會氛圍,民進黨才有可能取得勝利。過去陳水扁曾經取得勝利,那是因為藍營的分裂,而柯文哲的勝選,則更多的是拜人心求變的大環境所賜,加上國民黨真的派出了令人投不下去的人選。

綠營北市勝選無望

以今年的選舉氛圍來看,有助於民進黨取得勝利的大環境根本沒有,一方面,社會集體厭惡國民黨的民心氛圍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對民進黨的失望,雖然這並不意味著選民會以投給國民黨的方式懲罰民進黨,但至少可以說,對政府施政失望的中間選民完全不會投給民進黨,最後只能投給柯文哲,或者選擇不投票,而另一方面,作為軍公教的集中承載地,台北市選民的相當一部分人正是民進黨執政的最大受害者,想讓他們投票給自己,無異於與虎謀皮,當然,他們對國民黨的不作為也深表不滿,對他們的選擇來說,自然就只能是不投票,或者面對國民黨的動員,最終還是選擇含淚投藍,當然,這部分人也是柯文哲積極爭取的對象。

就是這樣一個選戰格局,民進黨卻又在不斷製造拒絕禮讓的輿論氛圍,與柯文哲再次合作的既定選擇一再傳出生變的傳聞,這就未免令人匪夷所思。這就有必要對民進黨當下大大小小的權力算計做一番檢視,首先來說低層次的權力算計,這主要體現在姚文智的堅持不懈。姚文智作為中生代立委,無論從政治資源還是黨內地位來看,都尚不具備擔當台北市長候選人的資格,如今的積極布局,更主要是一種先搶先贏的宣傳策略。

對他來說,不斷挑戰台北市長候選人資格,當然也是一個穩賺不賠的選舉生意,藉助連續兩屆的挑戰,姚文智即便無法如願,但至少也讓自己成為這場選戰中的主要配角,也成為民進黨內權力布局時必須要處理的主要人選。

更高層的權力算計,不會執著於一時的網路聲量。現在傳出賴清德可能被徵召參選台北,其實就是這種權力布局的集中展現。賴清德台獨言論已經清楚表明他的政治雄心,而這是蔡英文必須要加以處理的重大問題,從這個角度看,讓他參選台北市,無疑是阻絕其總統路的大招、絕招,會讓賴清德進退失據,因為如果勝選,賴清德就只能放棄2020,最早也得2024年再戰,而如果敗選,那自然是政治生命的重大挫折。

賴清德參選假議題

不過,參照台北市的選舉結構來看,最可能出現的結局是綠營分裂,賴清德和柯文哲雙輸,從而讓國民黨漁翁得利,這顯然是民進黨的大敗,而操盤的民進黨主政者自然就得負最大責任。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出,賴清德參選的議題如同姚文智,也是權力算計為第一優先的假議題,只不過是向賴清德施壓的手段,最終還是會選擇與柯文哲合作。

當然,第三種考量也是針對柯文哲,不斷傳出各種各樣的替代人選,也同樣是在威脅柯文哲,迫使其做出一定的妥協,以便最大限度的對柯文哲劃下未來合作的紅線。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民進黨 #柯文哲 #賴清德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