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美國針對中國大陸發動經貿大戰影響,我財政部於4月中宣布,對大陸生產的部份鋼鐵製品進行反補貼及反傾銷調查。對此,大陸國台辦日前出言批判說,此項「雙反」調查「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其言下之意,是對台灣和美國「一鼻孔出氣」甚不以為然,也讓人聯想起陸方日後對台作經貿報復的可能性。鑒於大陸和美國都是台灣頂重要的經貿夥伴,我政府面對美中經貿大戰,最好保持中立,無需選邊站。

嚴格說來,鋼鐵貿易問題並非中美這波經貿大戰的主戲,而只是序幕。那是今年3月間,美國川普政府宣布,對全球各國銷到美國的鋼鐵(及鋁)產品課徵懲罰性關稅,台灣和中國大陸同受衝擊。當時我政府緊急派員赴美協商、爭取豁免,得知美國之所以面向全球作此項關稅懲罰,本意是要一併封鎖大陸鋼鋁產品直接銷美及通過第三地轉進美國渠道。

我政府隨即採取大動作,向美方作「自清」。先是4月初,由行政院長賴清德親自下令經濟部,全面調查我銷美鋼鋁產品中運用大陸產製原材料的「含中成分」,並設法予以排除。而經濟部在做這件事過程中,向業界放話說,必要時將停止大陸鋼鋁原材料進口;頗多業者因此相當錯愕,擔心未來貨源不足、質量不穩定。

接著,我財政部於4月中宣布,對大陸產製的5項鋼鐵製品進行反補貼及反傾銷調查,預計5月末就會完成我方產業受損情況報告。屆時,財政部有可能就此報告,對上述大陸製品課徵懲罰性關稅。這件事也讓外界感覺到,美國在背後的影響力真不小。

無論如何,我政府處理涉陸鋼鋁貿易問題過程中,實已觸動了非常敏感的美中台三角關係。日前在大陸國台辦記者會上,有大陸媒體特意拿我財政部對陸鋼鐵製品作「雙反」調查之事來提問。

這次國台辦發言人的回答內容,充滿了批判性。他說,這次台灣當局「雙反」調查,涉及的5類鋼鐵產品中,相當一部分是台資在大陸設廠生產的;民進黨當局的這種做法背後,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損害的是兩岸同胞的共同利益,特別是台灣同胞的利益。這話的意思,擺明指責台灣當局為了向美國靠攏,連自己人的利益都不顧了。

這是國台辦歷來的兩岸經貿相關談話中,對台灣當局批判最「入骨」的一次,也因此顯示,陸方已經把兩岸經貿事務和中美國際戰略較勁形勢串聯在一起。將來陸方如為了反制美方政經戰略攻勢,而順手對台施加經貿制裁,台灣可真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我方主政當局似乎不太在意這種風險。譬如,在中美經貿大戰後續演變到美方制裁陸方高科技產業,以阻撓大陸成為製造強國的過程中,竟有我方高層官員公然宣稱,中美經貿如此熱戰,會促使台商回台投資,因而這場熱戰對台是有利的。此言的弦外之音,就是樂見美國「修理」大陸高科技產業,以為其越用力修理,台商越難在大陸生存,只能回歸台灣。

這種思維,恐怕是有害台灣的偏見。應知美國和中國大陸都是台灣頂重要的經貿夥伴,美國是台灣產業科技進步的主要依託,也是台灣參與國際經濟活動的有力推手;然而,中國大陸內需市場規模不但緊追美國,而且擴張速度遠勝美國,加上其與台灣同文同種且彼此地緣關係相當緊密,在廣大台商心目中的重要性,比美國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美經貿大戰誠然會吸引部分大陸台商加碼投資美國,以迴避美方關稅懲罰,但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台商很少是「棄中投美」,而大都採取「外溢投資」模式,即在固守大陸「老巢」前提下,去擴大對美投資。

我政府如認同這個道理,就應在中美經貿大戰中保持中立,不要選邊站;因為美國和中國大陸兩個市場都是台商想要同時擁有的;我政府若是一味「親美排中」,台商也不會跟著起舞。更需提防的是,若因我政府親美排中,而觸發陸方對台經貿制裁,則台灣經濟將不堪聞問。

也盼大陸政府在對待台商政策上,能採取「政經分離」原則,切莫將台商投資活動和美中台三方敏感關係聯結在一起,而盡量堅持「在商言商」精神,讓台商合理配置其在陸、在美乃至在台的投資比重,以追求利益最大化。換言之,主政者宜讓台商「去政治化」;台、陸兩方政府皆應如是。

#美國 #大陸 #中國大陸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