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11月2日中樞紀念蔣公誕辰,秦孝儀專題演講。(本報系資料照片)
1996年11月2日中樞紀念蔣公誕辰,秦孝儀專題演講。(本報系資料照片)
故總統經國先生於1978年接受成功嶺學生的效忠誓詞。(本報系資料照片)
故總統經國先生於1978年接受成功嶺學生的效忠誓詞。(本報系資料照片)

我到美國根據主任指示,首先到史丹福大學傳播學院拜訪納爾遜院長,其兼任佛爾布萊特基金會主席,我向他說明主要政治改革的理想,他完全同意,他聯絡友台國會議員七、八人,在納爾遜領導下,計費約一個半月,於1979年4月10日完成《台灣關係法》。

伯母與雷根、尼克森、布希與福特總統,以及許多國會議員都是好友,自1960-1990年默默為我國作國民外交,貢獻良多。以後我為張女士寫傳記,發現這些好友給她的重要回信計有80多封。1990年12月在台大校友會館4樓,吉星福與張振芳基金會第一屆頒發博士班研究生獎金時,這些信件全部展出,包括參議員克蘭斯頓的回信。

承伯母告知:該會電話主要請轉告李教授,台灣關係法內容,經過委員會多次審查,均無問題,預計下月中旬即可通過。以電話回報該會主席納爾遜博士,謝謝恩師的協助。

救難中的十字路口

這次來美,主要任務是尋找或建立一個能夠維持原有現狀的實體,而有法律的支持。這項任務極為艱鉅。幸有恩師與伯母的協助,才有現在的成就,但看到結果,至少還有兩至三週,這段時間如何處理,回台北或依前約去華府、紐約拜會朋友?現在難以決定。乃託朋友代我向台北魏景蒙先生請示。因魏先生為經國先生的高級顧問,亦為本三人小組之重要委員。不久即接指示:不回台北,不去華府,就在原址,密切注意法案的進行。

接指示,如釋重負。大部分時間留在伯母家中,白天到圖書館看報,注意法案進度,晚上與伯母又談到她的國寶管理問題。伯母是青島世家,1949年將家中國寶帶來美國,現無子女,不知身後如何處理這批國寶?有人建議拍賣,但伯母不願這批中華文物喪失海外。伯母夫婦與本人岳父有深交,深知本人待人忠厚,誠實負責,故6年前我在史丹福研究,住其家中1年,最後3個月,就再三勸我前往美國負責保管這批國寶,我因責任太大,政大工作亦不能離開,始終不敢應命。

這次伯母仍持原意,最後我建議她將國寶捐給台北故宮博物院,使國人永遠紀念她的義舉。

1985年,吉星福張振芳夫婦自費空運這批231件稀世國寶運回台北,捐給故宮博物院。當時故宮秦孝儀院長邀請專家估價,這批國寶總價在20億以上,由秦院長簽請總統核定頒贈回饋金兩億元。又因伯母曾說服民主黨參議員克蘭斯頓對台繼續供應武器,總統特別設宴款待並頒褒揚令。但伯母卻將兩億元回饋金當面退還,並說捐贈就是捐贈,不收回饋金。故宮將這些國寶,設特區展覽,並出精裝大型精美的畫刊,以介紹這批文物;我們為了紀念這兩人的義舉,特成立了吉星福張振芳基金會,並出版《張振芳女士傳》以資紀念。

《台灣關係法》與「恢復對台軍售」,其功能僅能維持現狀,並不能達成政治革新的目標。為了突破現狀,在與胡佛研究所主任吳元黎博士討論外交政策問題,結論是:(1)外交政策為國家重要政策之一,經常需接受國家政策之指導;

(2)有時遇有強勢的外交政策領導人,亦可能引導國家政策的轉變;(3)外交政策基本表現的是國家的基本性質,是自由抑獨裁。目前台美斷交,台灣尚不能建立正式的外交政策,應在自由民主制度之外,增加「保障人權」更為重要。吳主任是多年好友,這次多次商談,獲益良多,特致深深謝意。

1979年4月10日,美國國會順利通過了《台灣關係法》,幾乎完全補救了台美斷交的缺失,這項成就,主要係佛爾布萊特基金會主席納爾遜,也是我的恩師大力協調所促成。至於恢復對台軍售,最初拜訪了許多要人,都說對這個問題愛莫能助,幸獲伯母張振芳女士說服了民主黨參議員克蘭斯頓的堅決反對對台軍售,而最後改變了贊成。

這次來美,主要是在補救台美斷交後的缺失,完成兩項成就,可說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但它僅能維持現狀,最重要的還有政治改革。胡佛研究所主任吳元黎博士,提供了政治改革的方向,如何落實,這是對我們智慧的考驗。在美完成任務,對大力協助的恩人,離美前夕,我都前往當面道謝,尤其伯母張振芳女士,不僅貢獻恢復對台軍售,而且在其家中住了一個多月,如何回報,擬由台北決定。

親自面報訪美經過

1979年4月15日自美返國,先向魏景蒙先生報告任務完成,魏先生轉告當天下午4時,在三軍軍官俱樂部3樓會面。下午準時赴會,經國先生與魏先生先到,兩人表情充滿喜悅。經國先生首先恭喜任務完成。我說:這些成就,都是根據主任指示完成的;我到美國根據主任指示,首先到史丹福大學傳播學院拜訪納爾遜院長,其兼任佛爾布萊特基金會主席,我向他說明主要政治改革的理想,他完全同意,他聯絡友台國會議員七、八人,在納爾遜領導下,計費約一個半月,於1979年4月10日完成《台灣關係法》,幾乎完全補救了台美斷交的缺失。

(待續)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