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京劇老生楊正濃(左),和台灣歌仔戲小生陳昭賢(右)談起兩岸戲曲團隊經營差距大。(候青藝團提供)
大陸京劇老生楊正濃(左),和台灣歌仔戲小生陳昭賢(右)談起兩岸戲曲團隊經營差距大。(候青藝團提供)

當京劇《紅鬃烈馬》遇上歌仔戲《身騎白馬》,兩部同樣談論薛平貴與王寶釧的經典老戲,串起兩岸民間戲曲的交流情誼。

大陸鐵飯碗 台灣靠自己

來自中國大陸湖南長沙的楊正濃,生於1991年,出身梨園世家,自幼學習京劇,幾年前因閱讀作家龍應台《大江大海》一書,對台灣心生嚮往,便來台求學,就讀北藝大藝管所,和明華園總團第三代成員陳昭賢在校園裡相識,兩人在討論薛平貴與王寶釧的經典老戲時,聊起兩岸戲曲團隊經營生態大不相同,相談甚歡。

楊正濃表示,雙親都是地方湘劇團演員,湘劇團是由政府完全資助,完全不需考慮票房收入,「中國大陸只要是由國家資助的團隊,演員們不管演得好、演得壞,每個月都有固定薪水,但我看見台灣的團隊,為了票房、培養觀眾進劇場看戲,可說是卯足全力,否則可能會沒收入,生存不下去,這是我未曾見過的景況。」

楊正濃表示,在中國大陸把孩子們送去學京劇,是「鐵飯碗」保證,只要能順利畢業,就能取得工作,「我父母親沒把我留在地方湘劇團,而是把我送往中國戲曲學院附中學戲,我母親骨子裡還是覺得要學京劇可以把基礎打得更好,等到我畢業,就會有工作,這樣他們就安心了。」

楊正濃表示:「說來很不可思議,《紅鬃烈馬》是京劇,《身騎白馬》是歌仔戲,兩齣說的都是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故事,內容幾乎一樣,但一匹是類似赤兔馬的紅馬,另外一匹則是白馬,同一齣戲在兩個地方,發展出不同的面貌,很有意思。」

如何發展好 楊正濃深思

楊正濃說,來台求學多年,看見台灣諸多表演團體為了經營票房,而想方設法、卯足全力,引發他思考,「就藝文團隊長期的經營發展而言,究竟是自由市場機制作業,還是完全仰賴政府資助為佳,哪一種方式對藝術的長遠發展最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楊正濃除了畢業於中國戲曲學院附中,同時也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能演京劇、也能拍紀錄片的他透露,目前正在台著手拍攝一部記錄兩岸大時代動盪背景的紀錄片,預計明年可望在兩地播映。

#大陸 #中國大陸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