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第一季大陸經濟增長「超標」,其中消費增長貢獻度將近8成,是大陸轉型內需導向型經濟體的重要成就。惟當前大陸消費增長動能正面對若干變數的干擾,可說是「喜中有憂」。其中最大變數是消費物價持續上漲趨勢;若漲幅持續擴大,將帶動銀行利率上調,而重挫消費增長,尤其會使房貸戶負擔加重,就必須節衣縮食減少消費。物價調控實是大陸今年經濟工作之要務,不能大意。

國家統計局日前發布,今年第一季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年增率為6.8%,略遜於去年全年之年增6.9%,但仍顯著超過官定今年增長目標6.5%,稱得上是「較快增長」。在美方貿易制裁壓力沉重形勢下,大陸經濟仍能如此增長,殊屬不易。

更具有指標意義的是,今年第一季大陸消費內需表現相對突出,越來越有「經濟增長主力引擎」架勢;這是大陸對抗美方貿易制裁的重要籌碼。即按照國家統計局精算出來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大陸社會最終消費支出對整體經濟增長貢獻率,高達77.8%。這應是歷來最高的消費貢獻率;其餘22.2%是投資和外貿出超的貢獻,然已難望消費貢獻度之項背。

消費活動蓬勃發展,可以豐富社會上的經濟生活內容,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是大陸中央改革開放政策與經濟建設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將來建成的全面小康社會,亦需以民間消費力迸發為主要象徵。因此,大陸中央肯定會在現有基礎上,持續推動整體消費擴張,使其擔當更重要的經濟角色。

但無可諱言地,當前大陸消費增長形勢,並非「萬里無雲萬里天」,仍有一些變數需受管控或因應,以免其衝擊後續的消費增長動能。最大變數是物價上漲趨勢,不利於消費擴張。今年第一季,大陸CPI(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上漲率達2.1%,顯著高於去年同期的1.4%,及去年全年的1.6%,也是1年多未見的「2字頭」上漲率;其距官定今年CPI上漲率預期值3%,已經不遠。

而CPI如此上漲之因,主要應是一兩年前大陸貨幣供給額高速擴張的「遞延效應」。這個效應恐怕還會持續半年或更久;偏偏當前國際市場受美國保護主義等因素影響,能源與原材料價格蠢動,其中原油國際行情已漲過每桶70美元。這種形勢,實甚不利於大陸物價穩定。

設若今年內大陸CPI持續上漲,且漲幅達到「3字頭」,那就很可能觸動人民銀行調升存放款基準利率;一旦利率上調,必然收縮市面資金,導致消費商品買氣下降。這可說是消費擴張的剋星,最好不要發生。

惟今年人行阻升利率的難度不小,因其面對的是外來壓力,非操之在己。即除了國際能源及原材料漲價外,還有美元持續升息態勢明顯,也給人民幣帶來升息壓力;人行為阻止境內資金流向美國,必要時難免要調升人民幣利率,相關動向殊應高度關注。

嚴格說來,大陸受人民幣利率調升衝擊最大的,是為數眾多的房貸戶。這個群體,是靠銀行貸款購買住房者。在多年來大陸房價持續快漲情況下,房貸戶普遍債務負擔頗重,消費心理原本就比較保守;如果今年內人民銀行真的調升利率,則房貸戶利息支出當然相應抬升,而排擠其日常消費開銷。這是今年大陸整體消費增長的另一個重要變數。

其他消費變數,尚有汽車和智慧手機等重點商品銷售額消長、城鄉居民收入差距縮短情況等。追根究底而言,最應被優先管控的變數是物價上漲趨勢。換言之,大陸官方今年應特別加強穩定物價工作;只要物價漲勢能受控,則消費市場熱度即可維持,更可望大幅減輕利率調升壓力,使消費市場免於傷筋損骨。

在穩定物價這項工作上,人民銀行的角色特別吃重。在今年內,人行必須非常細緻、精準地調控貨幣供給額,使市場資金鬆緊適中,貼近供需平衡狀態,以力穩物價及利率。

另一方面,人行可以採取「升值代替升息」辦法,就是讓人民幣匯率該升就升,而讓利率得以持穩。因升值留住資金的效果不比升息小,足以應對美元升息的吸資挑戰,亦能提升大陸進口商品數量,充實社會消費內容,更有助於緩和美陸雙方貿易衝突。這真是一舉多得的辦法,值得人行重視。

#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