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可謂大陸電影大豐收的一年,去年大陸電影總票房達到了559.11億元(人民幣,下同),相較2016年同比增長了13.45%。從2015年迄今每年皆有一部本土超極強片席捲票房,包含15年《捉妖記》、16年《美人魚》、17年《戰狼2》、甚至延燒到18年《紅海行動》等,讓大陸本土或中港合資的電影作品有看到市場增長的趨勢,另一方面,本土電影受益於外國電影每年登陸有市場配額限制的政策保護。事實上,電影市場蓬勃發展的態勢下,過度的金融資本投資卻讓大陸電影呈現強者恆強、弱者恆弱的詭異情勢,從票房來看,仍有超過9成電影處於虧損邊緣,「發強片利潤壓縮」或「發小片可能賠錢」,讓電影發行商的壓力甚大。

套用幕後行內人的行話:2013年前大陸電影叫「影視行業」,2014年後則成了「電影產業」,讓大陸電影產業面臨變革的轉變,其實是來自於好萊塢電影的衝擊。2010年《阿凡達》在大陸上映斬獲13億元票房,3D、4D的觀影效果提供消費者身歷其境的視覺享受,不過,大陸電影得到脫胎換骨的關鍵時刻是2014年,該年電影《變形金剛4》以更為極致聲光效果,席捲大陸市場的19億元票房,爾後《玩命關頭》系列更讓票房衝破20億元大關。好萊塢電影讓消費者更有買票進入戲院的衝動,讓大陸電影業必須重新思索轉型,本土電影產業鏈倘若無法整合與創新,過多的政策保護會讓大陸電影市場成長趨緩,即便各地城市的新建影院數量、電影數量及發行團隊數量的成長,反映大陸電影產業走向蓬勃的現象,但也存在可能泡沫的跡象,欣欣向榮的電影行業,已成為高風險行業。

互聯網的強勢崛起也影響電影產業的生態,遂引發究竟是「電影公司幫互聯網公司打工」抑或「互聯網公司幫電影公司打工」的爭論,但彼此都忘了觀影的消費者才是真正的老闆。消費者現在購買電影票都以手機平台購買,用手機平台購買會比臨櫃更為划算,而且享有其他消費優惠,因為互聯網以及票務平台的順勢崛起,電影產業正出現著數位化、網路化、智慧化的轉變,傳統的電影發行模式已被互聯網平台給顛覆,BAT對於影視產業的滲入已是無孔不入。尤甚,探討整個大陸電影產業鏈都在與互聯網產生密切關聯,從上游的版權、投資到製作發行,中游的營銷推廣,再到下游的電影票及衍生品的銷售,互聯網都逐漸滲透其中而且無法逆轉。倘若日後電影甚至不用去電影院看,即表示互聯網的強勢會把傳統電影院消滅,當消費者選擇在網路平台上消費觀影,電影院經營恐怕有淪落為傳統書店困境之虞。

大陸電影出現拍片量大,電影品質卻參差不齊的現象,一方面本土電影在國外票房上競爭力低,向來是大陸電影輸出發展的最大瓶頸,代表軟實力仍然不足,例如《唐人街探案》系列雖遠赴曼谷和紐約拍攝,但在當地票房反映普普;《戰狼2》在國內票房和評價天下無敵,但代表大陸去參加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難免會有譁眾取寵之批評。

2017年大陸電影票房成長率雖達到20%,但筆者發現前幾年動輒30%的容景已不復返,未來幾年內維持在15-20%區間,恐將成為大陸電影市場的新常態。(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