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美兩國新型大國關係,美國出現了結構性三變化:川普一腳踢開國務院建制派路線,高調退出TPP自由貿易協定框架,重回保守主義路線;美國「印太戰略」逐漸浮現之際,貿易戰對中國大陸祭出「301條款」,圍堵中國大陸2025的崛起。而中國大陸在2月底宣布「惠台31項措施」,全面拉攏台灣企業與人民。

檢視當前台灣面對美國「301條款」與中國大陸「惠台31項措施」間,台灣須審慎思考三大嚴峻風險:

一、避免捲入中美貿易大戰困境:川普於3月宣布對中國進行貿易制裁,並於5月1日宣布,鋼鋁產品台灣與日本未能爭取到暫時豁免清單內。對此蔡總統表示會依據國家的利益為優先,不會選邊站。但觀察蔡政府在美國全面封殺中興通訊產品後,經濟部希望廠商出貨給大陸市場時要有輸出許可申請引起外界疑慮,台灣似乎捲入美中貿易糾紛。

二、警惕國家資本主義補貼產業發展:中興案凸顯中美貿易戰中美國國內興起一股跨越黨派的共識,不認可中國以國家資本主義發展核心產業模式。而蔡政府去年積極籌設的國家基金政策,恰恰踩在川普貿易政策紅線上。

三、防範產業在中美貿易戰中被夾殺:半導體產業是台灣的重點產業,在全球供應鏈上,台廠一直占有一定的地位。面對中美貿易戰火速升溫之際,2月底中國大陸宣布「惠台31項措施」,其目的應是希望台灣產業能適時填補並協助大陸解決其半導體產業所遭遇的困境。

川普主張美國公平貿易的核心價值其實問題不在於中興違反美國禁令,而在於中國大陸以國家資本主義的發展模式,和美國希望中國融入世界自由貿易體系並尊重智慧財產權的主張背道而馳。反觀去年5月3日行政院長林全正式拍板,成立國家級百億投資公司,投資標的以「五加二產業」為主軸,希望能藉此帶動經濟低迷的成長新動能;由國發基金注資40億,這正是川普政府最痛恨的國家資本主義,也是一再提醒政府快速調整的錯誤政策路徑。

蔡政府正面臨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下,制度面的戰略大框架調整期,台灣處於戰略被動的不利位置。台灣若繼續選擇單向對美傾斜的經貿外交戰略,不但會快速喪失參與中國大陸自主創新過程中,科技創新與經濟成長的紅利,更可能還要負擔與美國圍堵中國需要支出的龐大軍事衝突風險,賠上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競爭力,值得執政當局慎思。(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兼任教授)

#川普 #美國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